星河互联 | 联合创业培育互联网森林

趣果财经
趣果财经
趣果财经
2782
文章
256
评论
2016年10月20日23:03:51 评论 906 14221字阅读47分24秒

在公司发展最难的时候,小能科技CEO缑斌涛一度不敢去公司——已经连续几个月没给员工发工资了。

小能科技成立于2007年,最初定位为网页IM服务提供商,虽然公司规模快速增长,最高峰时曾服务过1.5万家网站,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公司一度陷入了困境。

这时,小能科技最初的创始人徐茂栋以个人名义借钱给他,解决了员工的工资问题。创业维艰,徐茂栋虽然将公司大部分股权让给了缑斌涛的创业团队,但在战略、融资等关键节点上,始终在为他们提供帮助与支持。

此后,缑斌涛带领团队不断试错升级,小能科技的eCRM软件系统在电商中逐渐崭露头角,获得多轮融资,已成为中国领先的独立电商大数据运营商。

小能科技的发展过程,应该算是星河互联最早期的雏形——发掘互联网行业好的市场机会,然后迅速创建公司,寻找相匹配的一流创业者来运营并让他们成为公司大股东,而星河互联则帮助解决企业创业中一些关键的问题,与企业一同联合创业。

十年前,“双创”一词还没有出现,星河互联为什么选择这一模式?

星河互联之前,徐茂栋曾跨界传统与互联网,连续多次成功创业,其中走过无数的弯路,也踩过雷。他一直在思考,如果把你的、我的和他人的创业经验进行分享,会不会就能让更多的创业者少走些弯路,让创业变得更简单些?

“总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就从我这里开始吧!”2007年,他开始有针对性地寻找一些方向和团队进行项目孵化,小能科技就是在此时出现的。

2009年,徐茂栋正式创立星河互联,决定把联合创始人机构化,用联合创业平台的模式帮助更多的创业者,希望能更系统化、规模化地推动互联网创业的专业化、流水化、互联网化、智能化、生态化,让创业的路更好走。

成立至今,星河互联已经在云计算大数据、O2O及电商、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16个领域联合创建了100多家互联网公司,其中Wowo Limited(NASDAQ:JMU)已在美国上市,艾格拉斯已被A股巨龙管业(002619)并购,微网通联、小能科技、云纵、蜂巢天下等也已成为各自行业的领跑者。2016年,星河互联还计划推动10家左右的公司挂牌新三板。

而星河互联近三年持续盈利,2013年、2014年、2015年分别实现了1.54亿人民币、4.87亿人民币、5.13亿人民币的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83%。

现在,星河互联已成长为“一站式互联网创业服务开放平台”,向所有互联网创业者开放,提供一站式全程创业服务,除了联合创业、项目、资金等核心服务,还包含融资、空间、研发、招聘、市场、培训、财务、法务等100多项创业基础设施服务。

联合创业与创建

要深入了解星河互联的模式和这一模式的价值所在,仍要从这一模式的早期代表小能科技说起。

在小能科技之前,缑斌涛曾在微软担任MSN(中国)公司的销售及业务拓展总监。2007年的一天,在一次工作聚餐中,徐茂栋突然问缑斌涛能否来他创立的一家创业公司担任CEO。

那会儿,徐茂栋很看好高速发展的互联网用户数据应用,并且成立了小能科技,也很认可缑斌涛这样既有资深行业背景又有创业潜质的年轻人。小能科技就这么被徐茂栋交到了缑斌涛手上。

创业不易。事实上,除了文章开头徐茂栋私人借钱给缑斌涛外,小能科技开发出的eCRM产品也是最先在徐茂栋旗下的电商网站“窝窝团”试用,此后才开始聚焦于电商在线客服,海尔商城、唯品会、乐蜂网等2000多家知名电商客户都成了小能科技的客户。

缑斌涛一度觉得做个小而美的公司就挺好,徐茂栋却认为,根据市场的发展趋势,小能科技完全可以基于电商行业的独立大数据成为一家优秀的大数据公司,并随着发展为产业链上下游创造价值。

星河互联 | 联合创业培育互联网森林

不久,徐茂栋帮小能科技引入了赛富亚洲基金、中科招商等,做了多轮融资。此后,小能科技管理团队开始在人员、技术研发上加大投入,优化产品和服务,快速扩大规模,巩固自己的行业地位,客户量也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小能科技的发展,可算是星河互联创建模式、联合创业模式的典型案例。在此过程中,星河互联逐渐完善了自己的模式。

星河互联成立了专业的团队,专门研究、发掘国内外互联网领域先进的技术和市场机会,每发现一个好机会,如果市场上还没有人做,就自己注册公司,拟定战略,配备启动资金,有的甚至连产品原型都会做出来,然后搭建团队,找行业里一流、匹配的团队来运营,并把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交给创业团队。这就是星河互联的创建模式。

星河互联看团队和项目,追求的是以一流团队做一流的项目,而且团队在能力上与行业核心需求要匹配。而不同的项目,需要不同的核心能力。

“如果是一个简单的B2C电子商务项目,需要三大核心能力。第一是整合供应链的能力;第二是交付能力——应该两小时送达的你却四小时送达,用户的体验是不满意的;第三是获取用户的能力。这三大核心能力缺一不可。有这样的能力,才能胜出。”

创建公司最重要的是团队。在徐茂栋看来,创业成功与否,第一是团队,第二是团队,第三还是团队!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是合格的创业者?用他的原话:“创业者,马达要比别人大一号,做起事不知道累,要像打不死的小强,不管多困难都要有毅力坚持下去。”

如何找到一流的团队?星河互联一年看几万个项目,覆盖十几万创业者。除了看项目,星河互联还通过人力资源团队、公司网站、星河商学院、星河空间等渠道构建了总共超过20万互联网领域精英创业者的数据库。

从小能科技开始,在后续的上百家成员企业中,星河互联只做二股东,把七成股权给到创业团队,让创业团队来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我们是一个联合创始人的角色。”

作为联合创始人,星河互联会根据每个团队的短板针对性地提供服务,主要是资金支持、战略规划、模式打磨、产品雕琢、研发支持、团队搭建、融资安排、资本事件八个方面的事情。但是,最终作决策,负责将理想变成现实的,一定是创业团队。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星河互联也会充分相信创业团队。在和创业团队的关系处理上,星河互联的原则是,一不对赌,二不派人,最后,除非星河互联的利益受到直接侵害,否则董事会上绝不会投反对票。

这就是星河互联的联合创业模式。

一站式创业服务开放平台,让创业更简单

在“双创”的带动下,国内创业热情一路高涨,但创业者创业的成功率与国外相比却一直较低。

“现在的创业环境不健全,要求创业者是全能型人才,几近完美。这如果直接把创业者扔海里,90%都得淹死。我们挑一些有潜质的,带一带。带着游100米,他学会了游泳,之后就会容易点。”徐茂栋说。

创业是一个“低频事件”,频次低,难度高,绝大多数创业者都缺乏相关经验。中国互联网的创业团队大都很年轻,他们的年龄结构、知识结构都很类似,行业格局、社会资源、人脉、资金都缺乏,在这么复杂的环境里面,特别需要有经验、有资源的人能帮他们一把。

而这正是星河互联要做的。将联合创始人机构化,可以模块化、专业化地帮助到创业者。

“相当于百度的徐勇,阿里的蔡崇信,360的齐向东这种联合创始人角色,只是星河互联把这个角色机构化了。”徐茂栋说。

他认为,一个企业就像一个人,成型阶段的基因将决定其今后的成败。

“它的核心团队、价值观、战略方向还没有完全成型,这个时候非常关键——商业模式正在打磨,产品研发难点正在克服,各方面的问题都会暴露出来。所以我们就要跟创始人和管理层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实现快发布、快迭代、快增长、快融资这四‘快’,抢占市场先机,向市场要效益。我们其实80%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这个阶段。”

徐茂栋说:“我们就是在这个关键成型阶段给创业团队注入能够打胜仗的基因,这是我们跟其他的孵化器或VC本质上的不同。”

A轮以后,公司基本成型,星河互联后续的工作频次就会降下来,主要解决低频且高难度的问题了。

在星河互联约300人的团队中,目前大约有100人在负责看项目以及和创业团队的日常沟通,另外200人则负责提供专业化的联合创业服务。

近日,上海理想音乐节上,蜂巢天下基于微信的场景营销互动活动吸引了数万年轻人参与。这家场景移动营销平台目前业务覆盖近百个城市,服务商户30多万家,但在产品研发关键时刻却卡壳了。之后,平台在星河互联的技术团队的帮助下组织了攻坚小组,一周内解决问题,新产品因此提前几个月上线,抢占了市场空白,最终成为国内较早获得微信推广授权的公司,取得了先发优势。

而对主打出境亲子游的在线旅游平台悦途,星河互联的互联网旅游事业部除了在运营、线上推广上提供帮助外,更直接花了200多万元帮悦途搞定了旅游牌照。

创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创业的过程就是解决问题的过程。有个专业的“万能”伙伴,就能够事半功倍,抢占市场先机。

今年,除了服务星河互联持有股权的成员企业外,星河互联对外开放了多年积累形成的八大联合创业模块,同时还集成内外各路资源形成100多个服务模块,涵盖了融资、空间、研发、招聘、市场、培训、创业保障、财务、法务等创业基础服务,可向数十万家创业企业提供一站式、立体化、全程的创业服务。

星河互联的Slogan就是“让创业更简单”。可以说,它是一个“超级孵化器”。

创投圈有个著名的魔咒叫做“C轮死”。2015年国内A轮前的融资事件约为4000起,而拿到C轮融资的项目只有约200家。“星河的目标是帮助我们的企业成为那200家。基因优秀,加上星河互联平台的联合创业支持,能大幅提高企业的成功率。在我这儿,拿到A轮、B轮的不叫成功,C轮才是。”徐茂栋说。

16个事业群,覆盖16个产业

星河互联内部,业务总体包括“互联网+”和“前沿技术”两个大方向的16个事业群,基本涵盖了整个互联网领域,包括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云计算大数据、O2O及电商、企业服务、媒体与社交、数字娱乐、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餐饮、互联网健康、互联网房地产、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农业、互联网服装、互联网汽车、互联网旅游。

为什么要条线细分?星河互联CEO傅淼引用了《三体》中的黑暗森林法则——茫茫宇宙中,先进的文明,为了保证种族的生存和繁衍,要隐蔽起来,不要让别人发现你,你要首先去发现别人。

这也正是处于早期阶段的创业企业和A轮创业企业的区别。这两者最大的区别是“明争与暗斗”的区别。A轮及以后轮次的投资是一个公开的市场:一个企业要融资,业内活跃的投资人都会知道,而企业的竞争对手也都已经浮出水面,投资人可以在充分的信息基础上作决策。而早期市场则不是这样:种子轮和天使轮的投资,创业者一般都是首先在自己周边和朋友圈内找钱,找到以后就不会进一步对外公布相关的信息,直到产品发布上线。

可以想象,当一个天使投资人看到一个项目,在市场上进行竞品调研时没有看到类似企业,就以为没有竞争对手,而其实这种情况下,通常市场上已经有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idea,且已经在做了,而且很可能对手团队的实力更强大。搜集不到完整信息,蒙在鼓里作决策,这是早期投资者最可怕的梦魇。

星河互联的每一个事业群都会深耕一个行业,由行业出身的团队成员构成,混行业圈子,认识圈子里的所有牛人,了解竞技场上的实时战况和风向,为的就是做判断的时候心中有数,同时能够为创业者提供专业的帮助。

即使是在早期,16个事业部还没有建立起来时,星河互联也要深入行业——早期是一段时间只看一个领域,一个领域起码看两年,打透一个行业再打另一个行业。

2009年初,智能手机的热潮刚刚露出端倪,星河互联就看到,PC游戏已经非常火热,页游业也已经涌现出了很多公司,“下一步肯定是移动游戏的天下”,因此密集考察了行业内的各路英雄,最终选择了跟艾格拉斯团队同行。

现在,艾格拉斯已成功登陆A股,除了中国港澳台地区,产品还远销至韩国及欧美各国。

那么,究竟如何选择项目?星河的办法简单直接——决策要建立在吃透行业的基础上。

目前,星河互联每月新增10〜20个成员企业,但是每个月接触的项目多达5000个,一年接近6万个。

徐茂栋觉得还不够,他希望是20万个。只有更多地与创业者深度交叉,业务团队才能更深入地了解行业,把控行业走向。

“创业者就是那个身怀绝技、枪法奇绝的狙击手,我们就是他身边的观察员,帮他观察地形,判断方位,搜索敌人,估测目标距离,测算风速、温度、湿度,修正弹着点等。他要做的就是集中注意力,一击即中,将失误降低为零。”近一年的“资本寒冬”,星河互联却一直处于“暖冬”中,合伙人“8小时×5天”开门广迎创业者,并以5亿资金加5亿创业服务包支持创业者。

形成生态,打造分享式的“创投大脑”

星河互联希望把这个体系打造成一个网状、裂变式生长的互联网创业生态系统。

今年7月,星河互联首次披露了VR战略,旗下的极图科技、光子互动、深视科技等六家VR创业公司完成了横跨硬件、引擎和内容的系统化产业布局。

在互联网餐饮领域,锅否、夹克厨房等以消费场景、消费环节细分,已建立起不同的品牌矩阵。

在互联网教育领域,围绕多个垂直市场,已有营天下、彩虹蜗牛等数十家创业公司。其他还有互联网农业、互联网健康等等。

目前,星河互联联合创建的上百家公司形成了16个互联网产业矩阵,梯队式发展,在战略上形成了短、中、长期布局。短期已有O2O、大数据、数字娱乐行业的企业跑出来了。中期是互联网餐饮等“互联网+”产业的企业——当前,国内产业互联网化趋势正在加速。“长线”有VR、人工智能等以技术性为代表的企业。

更重要的是,这些企业可以相互协作、共享资源。同时,通过矩阵的内外联动,也能更准确地预判未来的发展趋势,从而选准方向,孵化出更多新的项目,形成能够持续不断自我成长、良性循环的生态体系。至此,星河互联不仅有上百家成员企业,也形成了拥有20万互联网创业精英和上万家投资人的超级数据库,累计为50万家企业、逾3亿用户提供了针对性的服务。

从左到右:创始人、董事长徐茂栋,联合创始人、SVP杨利军,联合创始人、CEO傅淼,联合创始人、SVP韦京汉

但“互联网超级孵化器”并非星河互联的最终愿景。

基于徐茂栋“一切皆可数据化”的理念,星河互联正在把市场上的创业经验、创业案例以及创业各阶段的运营数据、团队数据等纳入数据库,通过机器学习不断进化,最终要形成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互联网创业服务智能网络——“创投大脑”,达到将更多创业知识、数据和成果共享给创业者和投资人,提升创业效率和成功率的目的。

“不管是机构还是创业者,大家都有一些经验和教训,但遗憾的是这些经验和教训散落在个体里,没有共享和互通,这就导致了前面即使有100个团队因为同样的问题失败了,第101个还是会蹚这个坑,这是一种严重的社会资源浪费。就像中国过去的‘老中医’模式,就是望闻问切,经验散落在个体里面,不能被数据化,不能被产业化。”徐茂栋说。星河互联希望推动互联网创业真正实现专业化、流水化、互联网化、智能化和生态化。

互联网领域技术更新速度奇快。昨天的独角兽,今天可能优势荡然无存。企业每天提心吊胆,怕被颠覆掉。

如果把培养出下一个BAT比作培养出一颗参天大树的话,那么星河互联的目标是,在一站式互联网创业服务开放平台模式下,为互联网的未来培养出一片森林。

创业邦对话徐茂栋

Q:星河互联发展这些年,都经历了哪些重要阶段?如果让您总结的话,您觉得都有哪些自己的特点?

A:我们是一个线上线下结合的平台,已经经历了三次升级。

第一次升级,是使互联网创业专业化、流水化,批量地培育新的互联网公司。这其实是把农业时代的“老中医”模式升级到工业时代的批量生产模式。

第二次升级是数据化,把我们所有的案例都数据化,连同运营数据一起汇聚到我们的线上平台来,进入信息时代。

第三次升级是智能化,持续学习,把它人工智能化,也是现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总结的话,星河互联有五大关键词。

第一个是“联合创业”。我们每做一个创业项目就会成立一家公司,让管理层成为实际控制人,我们则成为联合创始人,解决创业中低频且高难度的问题。我们是面对整个社会寻找精英,是创业模式,是开放的系统,就像安卓相较于苹果的iOS系统一样。我们希望培育的是一片互联网森林。

第二个是“创建”。我们大量的项目,内部论证可行后,如果市场上还没有人在做,我们会注册公司先做起来,同时在市场上找和这个项目匹配的一流创业团队。大部分来找我们的创业者,团队很好很棒,跟这个领域也是匹配的,但是他的商业模式错了、产品错了,我们会帮他们改。

第三个是“一站式”。到今天为止,我们集成了100多个模块。这个时代很像互联网创业的淘金时代,我们给你水,给你铁锹,给你服务,没钱我给你钱,淘金方法不对我们帮你改。

第四个是“生态化”。我们的整个行业生态以及业务服务体系逐渐完善了,成员企业之间也形成了协同。

第五个是“大数据”。我们希望形成一个智能化的“创投大脑”,未来将向全社会开放,让大家共享。

Q:创业的大数据是个有意思的话题,但是案例是一个一个故事,怎么把它数据化?

A: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能数据化的,就看你技术能不能达到。我们的数据化有很多维度,团队、项目、运营数据、竞争环境等,还有很多其他维度,这些维度都可以被数据化。

比如说竞争环境,你可以分为直接竞争、隐性竞争和潜在竞争。竞争对手拿了多少钱,运营是什么水平,战略是什么水平,都可以数据化的。运营数据就更不用讲了。这些都构成了平台的数据化内容。

最难数据化的其实是团队。首先,要量化团队的能力结构:是否拥有达到这个使命的核心能力?是不是一流团队?是不是能在竞争中胜出?我们说的核心能力是一种内在的能力,是由拥有公司股权的核心成员形成的能力。如果一个人有能力,但却是雇来的,百万年薪,我们认为这不叫内生的核心能力,是买来的。这种能力你能买来,竞争对手也能买来,这是外在的能力。不同的项目,需要不同的核心能力,需要跟项目的商业模式相匹配。

其次,要看每一个核心成员的能力水平,比如说是否在大型电子商务公司工作过,过去管理过多大的团队,有多大的用户规模、订单规模,他是一个初级选手还是一个资深选手。

Q:如果我是一个新入行的投资经理,有了这些数据,是否就可以直接判断团队和项目了?

A:除了看数据,我们还有三样独特的东西。

第一,是我们的星河创业方法论。这是最底层的东西,用我们认为正确的互联网创业方法形成了一套思维体系和理论基础。

第二,是我们创业和投资的决策工具。我们把它模块化、系统化了,一共有六大模块。我们在作决策,说“Yes”或“No”的时候,我们用这六大模块的工具去衡量——团队就是其中一大模块。过去人们是凭感觉来决策的,在星河互联统统用数据说话。有人说投资是一门艺术,我们是坚决反对的。

第三,是我们的联合创业运营标准,九大模块,包括战略、运营、产品研发、市场、资源嫁接等模块。

Q:在看项目时,你们是怎么决策的?

A:在决策是否做这个项目以前,我们内部有一句话叫“穷尽思考力,替代运营试错”,就是在项目启动前穷尽你的思考能力、你的想象去推演,避免去试了才知道是错的。

只有专业行家才能做到这一点。星河互联虽然是聚焦在互联网上,但是细分成了16个事业群,这是全球很少见的,也可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事业群合伙人都是行业专家,他们不仅掌握了丰富的行业知识和经验,还几乎和业内所有顶尖公司的CEO都熟识,掌握了行业里最新的动态。他们必须能够论证,一家初创企业在A轮之前,哪些是关键的战略节点,哪些是关键的运营数据,如何把握现金的流量,等等。全面拥有这些能力对初创企业要求太高了,我们是把行业里大家的经验都总结起来才形成了这套体系,希望它能帮助创业者大幅提高成功率。

我们平台的方法论、决策工具,再加上16个事业群的垂直纵深,会让我们看得更深、更远。我们知道那个路口堵得很死,你赶紧拐弯吧,但创业者往往是不知道的。

Q:星河互联为什么只聚焦在互联网行业?

A:我们对互联网演变的趋势是有自己的判断的。我们内部有三句话。第一句话,这100年如果给人类只贴一个标签的话,那就是互联网——“这是一个互联网大时代”。第二句话,“这是一个互联网重构传统行业的时代”。这10〜20年,中国互联网通过横向扩张从零用户发展到今天有近10亿用户,现在正在从规模扩张转为对行业的纵深影响。第三句话,“明天的机会永远比昨天多”,我们叫“窗口排队理论”。就好比一共有10个窗口,现在只开了5个,你排在队尾,但突然多开了一个窗口,你换到新的窗口,反而可能比之前排在你前面的人跑得更快。互联网是基于技术驱动的,每一天都有可能产生新的窗口,每一次技术迭代都会产生一批巨无霸,就像今天分享经济诞生了Airbnb、Uber一样。

所以星河互联相应的策略是:一,聚焦在互联网行业;二,深耕互联网并用互联网重构传统产业;第三,我们从来不为丢掉哪一个机会而遗憾地拍大腿,明天机会多得是,我们的眼睛要盯着未来。

Q:您说要用互联网重构传统行业?具体怎么做呢?

A:我们对传统产业也有自己的判断。我们认为,全世界所有基于市场经济的产业,最终都会发展成寡头垄断。有些行业整合得慢一点,但趋势不会变。这是市场驱动的产业效率提升。互联网能帮传统行业扩大规模,提高其专业化和信息化水平,促进产业水平的升级,使其对用户更友好并得以积累大量用户,然后对上游形成更强的议价能力。

例如中国的餐饮业,几千年的文化,几千年的传承,13亿人每天在消费。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但全球最大的餐饮企业却是美国百胜,400多亿美金市值,而不是中国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更连锁化、规模化、专业化,他们餐饮业的进化程度比我们高,是充分的市场经济和高度发达的分类市场配套的结果——充分竞争,然后并购重组,迅速形成寡头,行业进行非常快的升级。但那个过程是几十年的过程,中国也要经历这么个过程。

互联网的新技术新模式,会在这个整合的过程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这个角色在中国目前看,比资本更重要。寡头可能是最早用互联网的公司,用互联网快速实现产业的整合和优化。

在中国,未来用互联网重构传统产业,我们认为充满了机会,可以很好地提高产业效率,加快产业升级蜕变,会高于欧美的水平。互联网对中国传统行业的意义是重构、再造甚至革命,在欧美的意义仅仅是升级。

如果我们政府有一套配套的政策,就有机会用网络战略让中国在这次信息化的革命里面实现对欧美的弯道超车,比如说中国的电子商务、移动通讯行业等。

云纵:让O2O回归商业本质,为运营结果负责

作为星河互联已形成的创业生态,16条产业形成了各自的发展梯队,又纵横交错,相互作用,不断生长出新的创业项目。云纵就是这样由内部裂变生长出来的一家公司。

与支付宝口碑平台深度合作,组建覆盖全国155个城市的专业线下运营团队,拥有近3000名员工,服务超过30万企业——这是至今年9月10日,云纵成立一年后的战绩。那么,作为新创公司,为什么能在一年间拿出如此亮眼的数据?

直击O2O的行业痛点

云纵敢为结果负责

“对于烧钱的O2O企业,‘互联网+’连工具都不是,因为最关键的用户转化根本没做!”云纵CEO吴剑光说,“当你贴钱去做一件事情时,就像你主动掏钱拉一堆陌生人吃饭,工具看起来是有用,但实际上商家和用户之间仅仅是强拉来的一次偶然合作,没有建立连接,更没有发生转化。这是去年O2O倒闭潮出现的原因。”

事实上,生活服务企业的互联网化经历了大致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生活服务商家对电商渠道基本无感的阶段,尽管这一阶段美团、点评、窝窝、糯米等打得不可开交(千团大战);第二阶段,随着千团大战赢家胜出,生活服务商家开始意识到电商渠道的巨大效用,产品上架、用户导入、用户运营的基本意识觉醒;第三个阶段,也就是电商火热的2015年,无数O2O企业积极拥抱互联网,但因缺乏经验,运营能力很弱,钱烧光后大批倒下。

“目前,线下生活服务商家面对的现实是有心无力。他们选择与使用互联网产品和信息化工具的基础能力弱,并不很清楚究竟用什么工具、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将线上和线下用户进行转化——这是O2O的行业痛点。”吴剑光说,因此,要完成产品互联网化、用户互联化、交易互联网化三件事,对于传统生活服务商家来说,引入专业第三方服务企业是必然趋势。

此外,一些商家多年的传统经营,在互联网新模式的冲击下,无论是在成本、人员投入上,还是在技术平台上,都没有建立数字化资产的能力,且线上转化路径知识匮乏,依靠商家个体选择、使用互联网产品与信息化工具显然得不偿失。

而云纵就是要在充当连接桥梁的同时为商户提供个性化工具,帮助其进行用户、产品、交易的互联网化,最终导入用户并实现用户在商家的留存。或者说,在因烧钱而生也因烧钱而倒下的O2O行业,商家需要回归商业本质,通过专业的第三方来完成O2O线上和线下的真正融合,提升转化率。

创业如打仗,要粮草先行

2015年阿里启动“口碑”,进军O2O市场,除了注资60亿元外,重点推出的就是其服务商策略。作为现阶段国内唯一一家“互联网+ERP”运营商,云纵成为新口碑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两者合作为线下商家提供简洁、高效、落地的运营服务。

“互联网发展到目前阶段,就生活服务而言,在寡头形成的环境下,不太可能直接冷启动这一业务。”吴剑光说,对于携巨额资金进入的巨头来说,选择合作资源分享进而达到优势互补才是最有效的策略。

云纵集结了来自业内多家优秀生活服务平台的精英,其中不乏京东、窝窝、美团、BAT的高层,具备生活服务商家运营服务的丰富经验,同时拥有5年的O2O电商运营经验,实战上服务过百万生活服务商家。因此,“云纵是阿里O2O战略强有力的搭档”。

而对于云纵来说,蚂蚁金服有全中国最大的用户体系,有约4.5亿支付宝实名用户,可以围绕实名用户利用支付宝当面付、口碑网上店铺、支付即会员模式等多维度的工具和资源为生活服务商家搭建与用户的连接渠道。“对于商户来说,这是口碑平台免费提供的资源,可以通过口碑同时实现用户、产品和交易的互联网化,真正地对用户实现有效运营。”吴剑光说。

用吴剑光的话,作为云纵的股东,口碑提供了战略性资源,星河互联带来了融资和行业经验,而云纵创业团队通过自身专业能力实现了战略落地。“资源和资金督促我们融合各方优势,让所有的资源活起来。”

基于对O2O连接属性的深刻理解,吴剑光有盘活这些资源的信心:从百分通联、分众无线时期的O2O媒体运营行业,用第三方身份将O2O企业与用户相连,到后来与徐茂栋共同实现国内O2O第一股,直面自己的用户,以及后来在由国内40余家顶级传统餐饮集团共同成立的餐饮B2B供应链企业担任联席CEO,深入线下餐饮企业。吴剑光的创业经历与行业经验均聚焦于生活服务商家的用户连接服务。

“干一件事情,一定要把资源备齐了,所谓的粮草先行。对于云纵来说,星河互联在前期提供了粮草支持,之后口碑提供了粮草及战略资源,我们才能去干,去打仗,然后才能在那么多企业裁员、转弯或倒下的时候站得稳稳的。” 吴剑光说。

“互联网+ERP”的本质是工具,目的是转化

从最早提出“一站式O2O服务商”到目前的“互联网+ERP运营商”定位,“其实我们是围绕着ERP来做,但在新业务和坏境中,企业要与时俱进,不断更新自己的商业计划、商业逻辑,包括产品。但目标是不变的,变的是路径。”吴剑光说,“因为前方可能原来定位是从这儿走到那儿去,但这是你今天这个阶段定的。当你启程,会碰到刮风下雨,会有东西挡路,会碰到竞争对手,因此,必须要调整一些策略。但市场刚需不变,目标就不能变。”

他认为,互联网第一属性是新的工具,第二是连接,第三是转化,转化才是最重要的。

“剖开现象看本质,不管经商想干吗,都是想找到客户把东西卖给他,这就是连接和转化。而互联网就是把双方连接起来,然后(将双方)转化为自己的用户。生意的本质是连接的成本是多少,效率是多少,转化的效率是多少,这决定了最终结果的好与不好。而所谓新工具的出现,都是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

帮商户解决这两个问题是云纵不变的目标。云纵基于百万生活服务商户消费场景构建的“互联网+EPR”运营平台,为商户提供了增值服务以及围绕用户展开自主运营的工具,提升了连接和转化的效率。

围绕这个目标,云纵在不断开发出新的产品,比如云纵开发的互联网CRM“纵横客”、线上店铺装修服务“匠心”以及“云美食”智能点餐解决方案等。

CRM“纵横客”可以帮商户进行会员管理和营销;“匠心”则可提供系统餐饮商家一站式线上店铺建设和包装服务,其核心是完成对线上店铺四大关键环节的专业覆盖;“云美食”更是以口碑店铺为入口实现智能自助点餐,提升效率,减低成本。

“以占生活服务商家70%的餐饮行业为例,它主要由供应链、信息管理和营销三个环节组成,(这三个环节)分别影响到企业生存的成本、收入和提升效率。云纵‘互联网+ERP’的工具属性就是要通过对这三个环节的管理最终实现更高效的连接,提升转化率,降低成本。”吴剑光说。

极图科技:技术驱动下向VR视频产业链纵深一体化加速布局

星河互联 | 联合创业培育互联网森林

新技术的应用场景似乎很容易就会与游戏娱乐快速发生反应,PC时代如此,VR火热的当下亦是如此——VR游戏与VR视频就是当前行业内容产出中的主力军。

但极图科技CEO任慧民更偏重于后者,他认为基于视频的VR场景应用将必然是未来的主要方向。如同《阿凡达》成为3D技术应用的标志性产品一样,技术的不断提升驱动内容变革,未来也必然会出现同样具有标志性的VR视频产品,再次扮演《阿凡达》曾经的角色。“也或许要不了多久。”任慧民说,前提是努力打磨提升产品技术。

极图科技是一家聚焦于虚拟现实影像内容生产制作的公司,它不仅仅生产VR全景相机,而且发力于VR内容制作,聚焦于VR全景相机硬件研发生产的同时也在打造VR内容生产行业标准。未来成为产业链纵深一体化的VR影像公司,这才是任慧民真正的野心。

在前不久获得星河互联千万级Pre-A轮资金支持之后,极图下一步的目的很明确:资金将主要用于VR产品研发团队扩建、下一代产品研发及VR内容制作团队建设。此前极图曾于2015年5月获得暴风科技的天使轮投资。

想要爆发,先有一台好的全景摄相机

慧民告诉邦哥,目前市面上的全景相机有运动相机组合型、实时拼接一体机、专业相机组合型等,这些相机极图都有,但主打的仍然是极图的一体机——XONE。

作为全球首款直录一体化VR摄像机,XONE由30人团队经485天打磨完成,独立研发23项功能,期间进行过三次更新迭代,攻克了219项技术难点。

7月20日,在星河互联为旗下6家VR企业召开的VR FIRST SHOW新闻发布会中,极图XONE正式发布,同时在星河互联帮助下完成了与多个大客户的对接。

和世界范围内的其他VR摄像机对比,XONE具有市场现有产品并不具备的功能和体验。同时,由于全部自主研发,XONE的价格只是同等参数配置产品价格的几分之一。拿诺基亚OZO来说,OZO球形VR摄像机的售价高达320888元,而因拥有自主知识产权,XONE的预售起步价仅为46800元。

XONE可以提供以下功能和体验:采用六目成像,每组有500万成像单元、1400万超视角光学镜头,内置宽动态和色彩统一等功能,保证了360×360度的全景无死角视频拍摄,最高画质可达6K,是目前全国图像单元最大的全景摄像机。

同时,XONE还具备实时预览功能,并采用独家的拍摄控制技术。XONE内置了4G接口和Wi-Fi热点分享,外设有线网络接口以及配套的手机软件和PC端软件应用,可将远程实时监看功能发挥到最大,直接完成拍摄预览及对色彩、推流等参数的设置和把控。

国内第一部长篇VR惊悚剧《都市怪谈》开拍前,总制片人赵琳琳说:“其他(剧)组都在拜天拜地拜各路神仙,我们就是拜机器了。”当时他们所拜的机器就是极图的XONE——它承包了所有的拍摄任务。导演祁少华也说:“我们考察调研了国内外所有的VR设备,最后选择XONE,是因为它无论功能、性价比、成片质量都远高于目前市面上的设备。”

事实上,极图XONE已经对中澳男篮对抗赛、《我是歌手》巡回演唱会、《跨界歌王》等节目进行了上千次的全景直播或录播。

成为赢家,要以技术为核心做好三件事

与目前市面上快速扩展的VR游戏不同,VR视频的普及要缓慢得多,也困难得多──没有成熟的VR视频内容可供借鉴。这是一个几乎全新的领域,需要将技术和内容融合,慢慢摸索。

因此,极图坚持做好三件事:第一,“技术是核心”的策略和方向始终不变;第二,在VR大爆发前,积蓄力量做好技术准备的同时,要有自我造血能力;最后是面向市场“技术+内容”的交互推进。

极图的核心竞争力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是核心技术——芯片级研发能力。

第二是机内拼接技术,是极图拥有专利的核心技术之一。VR摄像的实时预览需要通过视频的实时拼接功能实现,主要分机内拼接和机外拼接。其中,机外拼接需要外接盒子或者PC主机,耗时费力。诺基亚的OZO虽可以实时预览,但依然是机外拼接。极图通过机内拼接技术省去笨重的外接设备,让现场部署变得简单许多。

第三是超大规模的复杂的硬件设计能力和3D VR图像处理算法,以及极图云和SaaS平台。

如果技术是科技公司的核心,那么技术人才就是科技公司的生命。极图的产品技术不断更新迭代,得益于它有一支自己的专业技术团队。

任慧民自己就是技术出身,5年来始终专注的都是全景影像领域,亲历多款全景相机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CTO迁华斐曾就职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精通全景相机的硬件、算法设计,目前在团队中主导相机产品的研发工作。

此外,极图团队还包括有20余年嵌入式硬件研究经验的首席科学家,以及曾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参与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重大国际合作项目,获得15项国家发明专利的首席图像算法顾问。

向整个产业链纵深布局

除了作为主要技术载体的VR摄像机,极图正在朝着整个产业链的纵深方向布局。这主要包括:全景拼接IC芯片——为消费级VR相机厂商提供IC方案;直播SaaS服务平台——除了VR录制/直播摄像机,在通过自己的SaaS服务平台帮助客户编辑、存储视频的同时,还可与大视频平台合作进行VR视频分发;VR播放引擎——为用户提供VR播放SDK;内容制作——内容IP转化生产、生产标准制定和孵化。

技术上,在极图正式入驻星河互联创业服务平台后,基于星河互联智能硬件事业部对市场主要玩家发展动态的调研,以及对下一代全景相机技术风向的预测,极图技术更新迭代提速,而在技术、产品与内容制作的融合上则开始更多地沿着产业链的纵深方向探索。

任慧民认为,VR产品的全面爆发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这就不可能像电商一样去烧钱,更无法一夜间建成高楼大厦。

极图在主打核心技术产品、内容制作以及为B端企业提供服务之间形成了一个闭环,让自己成为既有技术创新能力又同时具备循环造血能力,在不断检验中改进产品、提升技术的企业。

作为第三方企业,为B端提供产品和服务是目前极图自我造血的主要板块,不但给极图带来了日常现金流,同时也使产品可以在市场中接受用户的使用检验。

同时,极图已组建起自己的内容制作团队,包括国内较早进入VR视频制作领域的制片人和知名导演。“极图拥有的硬件和技术优势与专职于VR视频艺术的创作团队结合,才能将基于VR技术的内容很好地呈现出来。”任慧民说。

近期,极图正在进行新片《尼泊尔女神》的拍摄,以记录的形式拍摄特殊人群的特殊视角。对于极图来说,这样基于技术检验和产品结合而制作的“样片”,尽管纯投入无产出,但却提升了技术转化为产品的效率,并倒逼技术不断提升。作者:邦小二 来源:创业邦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趣果财经
  • 文本由 发表于 2016年10月20日23:03:51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