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经济复苏战打的如何?我们从高桥红星两个市场里找到了答案

Tanglang Fin
Tanglang Fin
Tanglang Fin
32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7月15日23:44:57 评论 67 5505字阅读18分21秒

文|辰纹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砺,才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响。——泰戈尔

数据不会说谎。

国家统计局6月30日发布的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带来利好信号,较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已连续4个月位于景气区间。与此同时,股市也持续走高,7月9日上证综指收报3450.59点,较6月30日收盘上涨15.6%,一时间,“牛市来了”的声音充斥市场。

由宏观层面的数据带来的经济上行变化,我们作为普通民众或许很难觉察,不过本周“螳螂财经”与高桥和红星两个市场的商户聊了聊,以他们的切身感受作为参照样本,算是摸到了长沙社会经济复苏的脉络。

在进入正文之前,有必要交代一下两个样本市场的背景,他们能否作为长沙社会经济的代表?

如果你在长沙生活过就会知道,高桥和红星是两个“大”市场,与我们日常生活相关的一切都能在这两个市场中买到,但这两个市场到底“大”到哪种程度,即便是老长沙,也少有能说清楚的。

根据雨花区政府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开业于1996年的高桥大市场目前形成了八个大型专业市场和两大进出口双向贸易平台,是中南地区最大、全国第三大综合性市场,也是湖南唯一的千亿级商贸产业集群。整个市场拥有经营用地面积1000亩,优质商户8000余户,从业人员超过20万,经营商品超过170万种,年人流量超过2亿人次,去年全年交易额超过1480亿元,不但是湖南,而且是中国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中转配送地、货源辐射地和消费中心。

红星大市场是湖南的“菜篮子”,市场面积更大,占地1300亩,经营户总数万户以上,是中南地区规模最大、设施最全、产品最丰富的大型农产品综合集群交易市场,曾被国家农业部、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等9部委评定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也是“中国果品市场十大品牌”之一。

如此一来就能说的通了,高桥和红星这两个市场不光是长沙、湖南社会经济的“晴雨表”,将其视为中国社会经济的微观缩影也不过分。

一、焦虑与煎熬

于是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村上春树

谁也没有预料,2020年春节前的这场疫情来得如此凶猛。

如今回想,春节期间虽然禁足在家,但全民追剧学做美食的氛围还是非常轻松的,可是谁又能想到,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市场里商户们的心情是何等焦虑与煎熬。

陈自武是红星大市场一名做水果贸易商户,经营的果寻梦品牌不光在市场,在整个水果贸易圈子里都小有名气,按照原定计划,果寻梦1月30日(大年初六)克服了诸多困难如期开业,但当时由于物流交通还没有恢复,外面的货进不来,库存的货又出不去,当日的营业额只有往年的2%—3%,“基本都是长沙本地的小客户过来零散补货。”

一看形势不对,陈自武只得再次关门停业,一直休息到2月7日(正月十四)才重新开业,“当时的疫情还是很严峻,无论是市场的人气还是我们的经营收入都没恢复正常,只有往年的30%左右。”陈自武表示,在保供应的大环境下,只能硬着头皮在清淡的市场中坚持着,掰着指头算着疫情持续的时间。”按照当时的经营收入,根本无法覆盖我们的成本支出,每天都是亏损的。”

“我们其实在去年年底定下了扩大经营的年度战略,不但要搬迁到市场位置更好的门面,还要对我们的经营模式进行升级,突如其来的疫情实际上曾让我的信心有所动摇。”说这番话的是高桥大市场商户——盛和咖啡的老板景建华。春节休假在家的时候,景建华拿着手机时不时刷新一下疫情的动态数据,脑中不断对今年的业务进行推演。

“如果搬到新址,店面租金要增长一倍,团队人手也要扩充,但受疫情影响,我们开业时间迟迟难定,新店装修入场更是未知,我的压力可想而知。”现在看来,景建华最终做出坚持原定计划的决定是极为艰难且极具风险的。

与商户们一样焦虑还有市场管理方和雨花区政府,如何将商户的损失减到最小,最好的办法就是帮助商户尽早开业。

为此,雨花区政府以“驻企防疫联络员”的形式向企业和高桥、红星两个市场派驻了驻企联络员,指导市场开市复工的前期准备工作,积极协调防疫物资,后期则对市场供应和物价进行监管,确保市场正常运作。

高桥大市场则在“高桥管家”App的基础上进行升级,建立了疫情防控管理的信息化平台,商户的复工申请、商户员工的信息填报等所有工作和流程都在线上完成,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更加关键的是,高桥大市场还出台了租金减免缓交政策,拿出真金白银补贴商户。

多管齐下,2月21日,高桥大市场的酒水食品城、酒店用品城复市;2月24日,文体用品城、现代商贸城复市;2月26日,茶叶茶具城、服饰家纺城、高桥国际商品展示贸易中心复市,对照着全国大型批发市场复市进度,高桥大市场是最早的一个。

红星大市场做得也很细致,甚至直接下场,协助商户对接货源,当时货源对接做到了对接到基地,对接到品种,对接到法人,对价格、运输方式、交易数量也一一明确,让商户更加专注于复工开业,确保物资供应本身。

二、转型与求变

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跟稚嫩的自己告别。——海子

2月下旬后,商户们陆续开业,但社会经济运行远远没有达到正常水平,如何刺激消费需求,寻找新的经营(经济)增长方式,不但商户们在思考,市场和政府也在创新求变。

“咖啡如果只将它作为一种饮料来卖的话,在中国的市场容量有限,但如果将它当成一种文化,一种生活方式来卖的话,覆盖和普及的范围会更大,也更具想象空间。”正是因为如此,景建华将他新店取名“咖啡饮品梦工厂”,运营模式也由传统的咖啡豆、咖啡机等物料贸易转向全产业链的服务输出,即当你有创业的想法,或你经营的咖啡店遇到问题时,景建华的团队可以提供从物料供应到品牌定位、空间设计、咖啡师培训、人员管理、营销辅导等在内的全套解决方案。

很明显,景建华的这套打法相当超前,这在一个以商贸为主的批发市场中甚至显得有些“突兀”,事实上为了培育市场,激发客户的创业激情,景建华不但连续3年拿下世界咖啡师大赛湖南赛区的承办,还定期在“咖啡饮品梦工厂”里举办各种培训和行业沙龙,作为一个平台机构,将产业的上下游串联起来。

从狭小的圈子中跳出,景建华和他的盛和咖啡也获得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与景建华不同,巨龙食品和怀德礼业这两家专注于B端的商户则从提升营销效率、开拓渠道等方面入手寻求突破。

巨龙食品是一家与高桥大市场一同成长的商户,经过20多年的发展,逐一拿下无穷、卫龙等多个知名休闲零食品牌的代理权,商铺面积也一步一步扩大,如今已经发展到在市场中拥有6层物业的大型食品商行。

运用微信商城、小程序等数字工具进行私域流量运营,提高营销效率,是巨龙食品老板张初阳在疫情期间作出的重大改变之一,“数字化营销、数字化管理不光我们自身有需求,我们的客户也有这样的需求,数字工具相当于打通了‘任督而脉’,也为我们和客户在疫情后再上层楼打下了基石。”

怀德礼业的主理人现在是只有29岁的“创二代”肖时成,自去年正式从父母手中接下产业后,肖时成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经营方向上的转型,“我们家最开始做的是那种大型摆件,也就公司开业的陈设礼品,但现在这类市场已经越来越小了,所以在选品方面,我有意识的向‘新奇特’的网红商品方向转。”

在肖时成的坚持下,怀德礼业主营商品的结构完全颠覆,不但扩宽了客户群体,之前的老客户也很“吃”这一套,更加厉害的是,肖时成甚至还将供应商也发展成了自己的客户,疫情期间线下的清淡又将怀德礼业推向了线上,“之前我们不太重视线上渠道,疫情期间我们加大了对线上获客的投入,目前线上月营收可达300万。”在肖时成看来,无论怎样的逆境,只要有心总能找到出路。

商户在求变,市场也在做转型。

红星高桥都不再满足于传统市场招商收租模式。

前者启动新型供应链平台项目,通过服务赋能“产供销”的方式,向产业上游延伸,向下游继续下沉,市场不再是单纯的商户管理方,更像是一个产业平台的基础底座;后者早在2014年就开始探索市场职能和服务方向的转型实践,从市场品牌塑造到商户品牌塑造,从硬件提质到生态建设,从运营辅导到融资贷款,市场为商户提供全产业链服务,在赋能商户的同时,与商户形成共赢。

市场服务转型,政府转型服务。

这是我们在疫情期间对社会经济复苏进行观察发现的另外一个重要变化。

政府一直提倡要用“店小二”精神服务企业,过去停留在空泛的口号中,难以将“店小二”的形象固化,此次疫情将长沙市和雨花区政府的服务意识、服务能力进行了一次极佳的展现。

为刺激消费,雨花区政府联合高桥大市场举办了时间跨度达2个月的“全面消费节”,通过发放消费券的方式,为商户引流,很明显,这样的方式比出钱直接补贴商户更有效果,对经济的带动效应也更强。

为解决商户的资金问题,长沙市、雨花区政府将今年的金融服务节之商贸业银企对接活动搬到了高桥大市场内,让金融机构和商户直接面对面的对接洽谈,5月28日活动现场,9家银行与15家商户当场签约8.763亿元。

以上并不是政府为推动经济复苏转型求变的全部,长沙市和雨花区政府就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八大行动”提出的“扩大进口非洲商品”要求,以及中非经贸博览会长期落户长沙的契机,从去年开始就在探索建立湖南—非洲非资源性产品集散交易中心的实践了,由高桥大市场承接了中非经贸合作示范园的建设任务。

至此,非洲非资源型产品供应链体系建设、全产业链保税模式、中非物流通道、中非产业链投资合作、中非经贸创新创业孵化、中非跨境电商、非洲人管理模式等一系列问题摆在长沙市和雨花区政府领导的案头。

这些问题每解决一个,市场和产业转型的步伐就向前一步。

在一定程度上,中非经贸合作的开拓不光是湖南经济新的增长点,更是一项不容有失的国家战略。

三、希望与信心

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莎士比亚《麦克白》

“现在经营收入或许与去年同期还有些差距,但至少人流是恢复了。”盛和咖啡老板景建华表示,目前周一到周五,平均每天有20到30批进店客户,“市场的需求依然存在,这也是我们信心的来源。”

市场需求确实存在,但商户们的经营爬坡仍需一段时间。

“光从营业额来看,我们基本已经做到与去年同期持平了,但利润率却无法与去年比较。”果寻梦总经理陈自武分析其中的原因有两个。

其一是受疫情影响,下游终端对价格较为敏感;其二是今年国内多类水果丰收,国际物流通道受阻后,大量产品流入国内市场,导致价格倒挂,“以黄桃为例,国内产量有一半以上要出口到国外,这样才能保证国内市场有不错的交易价格,但今年基本全部留在国内,我们只能10元收进来,7元,8元放出去,不然留在手里会全部烂掉。”

陈自武表示不只是黄桃,还有好几种水果都是这样的情况,之所以亏本也要做,就是为了维护渠道,保证产业链条不致断裂,“其实今年我们这行最好的策略就是关门停业,不亏即赚,但我依然坚持,一是出于对我们团队的责任,毕竟全公司几十号人还是需要开工吃饭的,另外还是对未来充满信心,只有保证我的上游渠道和下游客户没有丢失,我们才能在疫情完全结束后翻身。”

巨龙食品与果寻梦的困境大致相似,“我们在2月份的时候,就卖空了春节放假前存下的10天库存,3月份的时候想尽办法,搞到了15天库存量的货,开工了半个月,4月份工厂生产和物流基本恢复之后,市场里到处抢货,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下游库存已经满满的了,但终端消化速度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因而5月、6月的销售情况不是很理想。”巨龙食品董事长张初阳如是表示,我们今年的第一任务就是“活下去”,只要再撑几个月,终端消费需求上来之后,我们也就算是真正走出疫情下的困境了。

兴业证券对5月经济数据点评的研报分析进一步验证了商户们对社会经济走向的判断。

兴业证券认为经济最差的时候已经过去,5月经济活动继续改善,恢复程度:生产≈投资>消费。从当月同比数据来看,5月份改善程度:工业生产(4.4%)≈固定投资(3.9%)>消费(-2.8%);相比4月份数据,投资和生产的差距进一步缩小,消费增速逐渐回升。5月份或处于疫情下经济修复从复苏期向赶工期切换的第三阶段。

为持续推动市场人气不降,高桥大市场副总经理刘亚娟表示自6月份算起一直到12月底,市场一共铺排了39场运营活动,“我们还计划组织茶叶城的商户在茶叶城外场尝试夜间营业,在西大门的停车坪开设夜市专区,探索一下商贸市场的‘夜经济’模式。”

刘亚娟特别提到,目前全民创业的氛围下,像高桥大市场这类大型商贸批发市场实际上是非常不错的创业创新平台,“虽然说现在新经济、新模式是趋势和方向,但传统商贸仍然有大有可为,特别是具有一定专业技能的大学生、高素质人才做传统商贸更有优势,他们的专业技能可以直接转化为竞争优势,进而形成自己的护城河与竞争壁垒。”

总结:从高桥和红星两个样本来看,社会经济从戛然而止到目前全面复苏的局面,有商户的自身努力,也有市场的支持协作,政府的调控助推更不容忽视。如果将这一过程比喻成一场长跑比赛,那么现在我们进入到冲刺阶段,只需保持定力咬牙坚持一小段时间,就能以胜利者的姿态到达终点。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Tanglang Fin
  • 文本由 发表于 2020年7月15日23:44:57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