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敢生孩子的女人,都在怕什么?

Tanglang Fin
Tanglang Fin
Tanglang Fin
302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0日21:48:24 评论 50 4140字阅读13分48秒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 | 易不二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一个儿女。”

“生育机器论”引起了众怒,展现的,正是价值观新旧交替时代下,那些将生育当成优势、甚至可能只有这种优势的人,将别人更多元的选择,视为了别人人生的缺口。

实在荒谬。

但同样荒谬的是,为了驳倒将生育价值视为人生第一序列那拨人,不少网友说出了“母猪下崽”的论调。

多元人生与生育价值在极端言论下,都被否定的时候,就波及到了那一批,以“不愿意生孩子”的态度对抗舆论催生压力,但同时并没有将生育完全排除在人生选项之外的人。

不管是选择生育还是选择自我,都值得尊重,而摇摆在这两者之间的群体的声音,也需要被听到。

“螳螂财经”和身边的十几个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城市的朋友聊了聊,摘取了五个故事,试图探寻,是什么让那些原本有生育意愿的人,变得不敢生孩子了?

一、“选择生,失去事业;选择不生,失去尊重”

林可,29岁,设计师,未婚未育

我跟我男朋友已经恋爱长跑十一年年了,但我还没有勇气答应他的求婚。

不是不爱他,是我们的现状决定了结婚了就要马上生孩子。

但我不敢。

不敢生孩子,更不敢不生孩子。

我是喜欢小孩子的,我们其实已经连小孩的名字都想好了,但在我们多次的探讨中越来越觉得,我们其实没有能力抚养一个生命长大成人。

我跟我男朋友都是农村的,考了不错的大学,有不错的工作与收入,在外人眼里,都是美好。

可是工作七八年了,我们两个人的存款却仍然够不上深圳的一个厕所,但我跟他的专业又决定了我们在老家的城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即便是可以租房子,我仍然没有资本成为一个母亲。

很现实的是,我的岗位经常需要加班,996是常态,007的情况也有发生,并且每年都有一波一波的年轻人涌入,如果我怀孕生孩子,势必不能承受这样的工作强度,加上产假的几个月脱轨,那么我就会被调到边缘岗位,升迁机会将与我无缘。

但如果我不拼命往上爬,在深圳这个城市,我拿什么来抚养孩子?

退一步说,就算我们铁了心丁克到底,我自己父母那边还好说,我男朋友家里的压力,他不一定搞得定,而且到最后,所有压力还是会指向我。毕竟,当他的家庭逼着他做选择的时候,他自己都不敢保证是不是还会坚定地和我站在一起。

在这个如今看似开放的社会里,我们看似有很多选择很多自由,可是一旦回到生育这个原始的话题,女性哪有什么选择的自由?选择生,失去事业;选择不生,失去尊重。

二、“你先是你自己,然后才是孩子的妈妈”

estella,31岁,自由职业,宝宝3岁

我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我妈为了我,几乎放弃了她自己的人生。

我妈妈是高中老师,在我去美国念大学之前,她没有自己的人生:放弃了调任市区的机会,说是怕转学对我性格造成影响;拒绝几个不错的相亲对象,说是怕我不能接受一个陌生人成为父亲;一年从不给自己买几件衣服,但我初中的时候就有了一台十几万的雅马哈钢琴......

比起别人叫她宋老师,她更开心同事们叫她宋珂妈妈。

我妈妈对我所有的付出,让我有了一个最直接的印象就是,一个女人一旦有了孩子之后,她就不再拥有自己的人生。

而且,在我回国工作后,看着周围那些做了妈妈的朋友们,都纷纷在“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的“赞誉”中,放弃了自己人生的多种可能,以“丧偶式育儿”一手承担了生与育的责任时,我的这种观点再次得到了强化。

我其实不讨厌孩子,但看见太多女性生完孩子后,就被视为要“理所应当”地打碎自己的人生去围着孩子转,在“成为母亲=牺牲自己”的氛围里,我抵触生孩子这件事。

直到遇见了我先生。

我先生是ABC,所以思想上和部分人有不同。在我们谈论起要不要孩子时,他会告诉我说,他知道生孩子很疼,如果我愿意多一重母亲的身份,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少受痛苦,但若我选择不要,他也会坚定支持我。

在国内主流的将分娩的疼痛视为母爱的伟大价值观里,他看到了女性并不是理所当然要独自承受这样的痛苦,并给了我选择的权利。

如今,我的女儿已经3岁了,我先生力图避免着周围环境将我拉上“母亲的神坛”,在朋友们跟我讲述那些为孩子牺牲了自己很多可能性的“伟大”案例时,他会认真告诉我:“你先是你自己,然后才是孩子的妈妈。”

只是,像我这么幸运地,在生育价值之外,被看见了作为个体价值的女性,又有多少呢?

三、“成为父母几乎没有门槛,但我不觉得我有这样的能力”

阿爆,34岁,小学老师,未婚未育

我特别喜欢孩子,而且我还是一名教师,我的工作就是和孩子们接触,教他们知识。

其实我内心还有后半句,教他们做人。

但我不敢这样说。

这种不敢,既是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是对教育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敬畏。这种心态,也导致了我不敢生孩子,不敢成为父亲。

我自己是个留守儿童,从记事开始,父母就一直在外地打工,所以从小到大我很少感受到来自父母的爱,哪怕他们其实在我身上倾注了已经他们的所有。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我能够认识到自己性格上的缺陷,我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特别好的父亲,所以不生孩子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

而且,我已经教了十几年书了,认识几千个孩子,在他们身上,我能够看到不同父母打下的不同烙印。

其实如今年轻一代的父母,比起我自己的双亲,不管是经济条件还是受教育程度,大体上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在做父母这件事上,还是有很多人依然在重复历史。

我见过家里条件非常好,但性格内向到有自闭倾向的11岁男孩;有生理初潮早于周围的人,却被家里人以开玩笑口吻说是不是怪胎的女孩子;有但凡成绩下滑,就会被家长用刺耳的词汇辱骂的乖学生;有在学校偷窃被发现,父母来后却叫嚣这么小的年纪能偷到是他的本事的调皮男孩......

这些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时,都是一张白纸,但在他们还在长心智的时期,就已经被父母潦草地涂抹上了不好的印记,他们将来长大了,要怎么面对自己的这些印记?

作为老师,只要把知识用更生动活泼的方式教授给学生,就算完成了基本工作,如此,尚且需要四年师范培养与考试,而做父母,却完全没有门槛。

四、“试管承受的恐惧、焦虑,换来了一句你怎么这么娇气”

苏文静,41岁,外企主管,宝宝2岁

准备要孩子的时候,我已经三十六岁了。

其实从我跟我老公结婚开始,各方催生的压力就没断过。记得我三十二岁生日时,我妈妈还直接跟我讲了她的担心,说现在还不考虑生孩子的话,万一以后生不出来,我老公会跟我离婚。

但那时候我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迫于两个人在上海买房的压力,我不能暂停了备孕。所以等到我跟我老公都觉得可以要孩子的时候,却发现无法自然受孕,一检查,是双侧输卵管堵塞加多囊。

在医生的建议下,我进入了试管周期。打针促排、取卵,其中苦楚,没有经历过的人真的不懂。

但更受打击的是,第一次鲜胚移植没有着床,第二次冻胚移植也没有怀上。

那段时间,我不仅身体饱受折磨,情绪也时时崩溃,挥之不去的孤独与焦虑让我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但我老公工作特别忙,他无法每时每刻周到底照顾好我的情绪,有时候碰上他为工作的事困扰的时候,我若陷入负面情绪的漩涡里,他只会干巴巴地鼓励我“要做妈妈了,勇敢一点”,而不耐烦的时候甚至会说“你怎么这么娇气”。

折腾了两年多,我真的很想要放弃,我甚至都不确定到底是我自己有强烈地愿望成为一个母亲,还是家庭、社会环境迫使着我做了这样的选择。但家里所有人都鼓励我要坚强,要勇敢,熬过去就好了,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听我内心的脆弱,那段时间我觉得在家人的眼里,我只是个子宫。

所以,当最后一次胎胚移植一个星期后,我看到验孕试纸上显示着我成为了一个准妈妈的结果时,我没有激动,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五、“给出我有的一切,仍弥补不了我内心的愧疚感”

叶征,43岁,外企高管,2个孩子

在外人眼里,我是个典型的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成功男人:外企高管,年薪两百万,温柔贤惠的妻子,一双健康可爱的儿女。

但光鲜背后,苦楚无数。

我有两个孩子,老大已经上初中了,老二读一年级。我和我太太都是那种愿意将一切心血都倾注在孩子身上的父母,所以在怀老大的时候,我太太就辞职了,而其实,她当时也有前途不错的工作。

我两个孩子都上的国际学校,合起来一年学费要一百多万,所以至今我们在上海都没有买房子。

而且,因为我一个人承担了两边父母、自己小家这样三个家庭的责任,我特别害怕自己生病,有时候身体稍微的不适,在得到医生的诊断结果之前,我心里已经是地震般的坍塌了。

但即便是这样,我仍然觉得自己愧对家庭愧对孩子。

因为工作我需要常年出差,即使在上海,也有写不完的PPT开不完的会,基本上我下班时,我孩子都已经睡了,每天能看见他们的时间就是在吃早饭的餐桌上。

而我太太这些年全身心为家庭投入,以前我完全不能体会到她的辛苦,很多时候就忽略了她的价值,时常为一些小事跟她冷战,差点让她陷入抑郁。

在外人看来美满的家庭,实际作为丈夫与父亲的我,常年缺位。

当然,养育2个孩子有无穷的幸福感,我也是在为自己的选择买单。只是,当一些想生二胎的朋友们开玩笑问我生二胎好不好,我会认真的劝他们三思而后行。

对了,上个月,我妈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考虑再生一个的时候,我看到我太太那对疑惑、忧伤、而后变为坚定的眼神。我更加肯定再也不生。

结语

《中国生育报告2019》显示,2018年出生人口大幅减少13%以上,全国人口出生率为10.94‰,为1949年以来历史最低,而且生育意愿降低至1.5以下,原因在于“生育基础削弱”和“生育成本约束”。

我们不想让那些不愿意生孩子的人改变主意,更不愿否定那些生育子女的人的价值,但在出生率、生育意愿都双低的如今,我们很想知道,怎样才能让那些愿意生孩子的人,放心迎接新生命?

*根据采访对象要求,人物皆为化名,“螳螂财经”根据需求有所删减调整。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Tanglang Fin
  • 文本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0日21:48:24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华为把AI利剑舞向自动驾驶 行业动态

华为把AI利剑舞向自动驾驶

近日,华为公布了数条自动驾驶方法和系统的专利,进一步提升了华为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影响力。不过,这并非国内企业首次在自动驾驶领域布局,近年来国内企业对自动驾驶的热情日益高涨。 6月27日,滴滴在上海首次进...
逆势冲击IPO:理想汽车要稳住了 行业动态

逆势冲击IPO:理想汽车要稳住了

配图来自Canva 用“不予置评”搪塞了众多机构关于理想汽车上市的质疑之后,理想汽车递交了招股书,正式推进IPO进程。 北京时间7月11日凌晨,国内新能源汽车的新势力理想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