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失局:技术狂徒的末路

暗脑
暗脑
暗脑
12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20日10:56:40 评论 26 2625字阅读8分45秒

选择比努力重要,这一句话在迅雷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曾经可以比肩腾讯的迅雷,在浅尝辄止的观望多个风口之后,依旧错失机遇。最后留给迅雷的结果只有,“超越腾讯”已经成为过去式。迅雷目前的总市值为2.37亿美元,股价在3.49美元/股徘徊。

近日,迅雷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财报数据显示,迅雷实现营收为4830万美元,和上一季度相比增长0.1%;净亏损为550万美元,上一季度为1810万美元,净亏损有所收窄。

曾经的国民级应用

在互联网探索初期,迅雷可以说是装机必备的软件之一。迅雷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和QQ一样成为了国民级的软件,可以说当时迅雷有着无限的可能。

然而随着技术的更迭换代,“下载”不再困难,下载一哥宝座的光芒显得不再耀眼,王座上的迅雷也逐渐沉默。

迅雷新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下载一哥的窘境一览无余。

在2020年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下,迅雷和其他企业一样改进成本管理程序,极力缩减开支。财报数据显示,迅雷第一季度的运营总支出为3200万美元;上一季度为356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3490万美元。

当中,研发费用为1680万美元,上一季度为143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1880万美元;销售和营销费用为670万美元,上一季度为111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760万美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840万美元,上一季度为102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940万美元。

除了研发费用之外,迅雷在其他费用上面相比上一季度的投入都有所减少。由于迅雷成本的降低,在第一季度其毛利润也有所上升为2380万美元,相比上一季度增长33.1%;毛利率为49.3%,上一季度为37.1%。

尽管迅雷竭力控制成本支出,但是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亏损仍然达到了550万美元,依旧处于亏损当中。和迅雷成本得到有效控制相反的是,其营收并没有带来惊喜,2020年第一季度其营收为4830万美元,和上一季度相比仅有0.1%的增长。

同时,迅雷在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的营收4830万美元,低于上一季度的业绩指引上限(5100万美元),比上一季度公布的业绩指引低1.3%。

而且迅雷正在对下一季度业绩预期时,认为2020年第二季度的营收应在4200万美元-4700万美元之间,环比下降达7.9%。

开源节流,迅雷只做到了一半。迅雷没能成功开源,使其盈利能力显弱。而迅雷原有的业务也没有能撑住,这也是其现在的主要问题。

订阅服务回光返照

疫情期间,各大在线娱乐产品迎来了一波前所未有的热度。而作为下载一哥的迅雷也沾了光,对其下载安装热度也有所回升。

根据中关村在线的数据,在1月24日-2月16日期间PC软件下载排行榜前十中,迅雷7.9的排名就达到了第八名。在迅雷的财报中,也充分的体现了这一点。

迅雷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截止至2020年3月31日,迅雷会员用户数量达到了460万,而上一季度为400万,环比上升15%;订阅服务收入为2340万美元,和上一季度相比增长18.1%,在总营收中占比48%。

会员数量回升以及订阅服务收入的上升,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于迅雷来说并不能算得上是百分百的好兆头。

首先,订阅服务收入的上升得益于疫情黑天鹅事件,迅雷并不能保证会员数量能够得到持续的增长。而且根据以往的财报数据来看,迅雷最高峰时的会员数量曾经达到过510万,目前的会员数量依然没有能打破以往的记录。

还有,随着5G技术的发展,“下载”将会逐渐不再成为刚需。作为下载工具的迅雷,用户粘度在技术变化下能否保持住并不好说。

最后,订阅服务收入又成为迅雷营收的第一主力,这对于已经走上All in区块链的迅雷来说,再一次返回依靠下载的路这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而对照订阅服务收入的回升,迅雷的云计算和其他IVAS的合并收入,却出现了一定的下滑。

云计算与区块链重压

尽管迅雷抓住区块链这根救命稻草,让其一时股价飙升,但是在前任CEO陈磊提出All in区块链之后,迅雷并没有能够借势走出亏损的泥潭。

在迅雷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其云计算和其他IVAS的合并收入为2120万美元,和上一季度相比下降14.1%,在总营收中占比为43.8%。

迅雷在云计算与其他IVAS的合并收入下降的同时,成反比的却是在上文中有提过的研发投入渐增。在云计算与区块链领域行路不顺的迅雷,在没有找到盈利爆发点的同时,想要将未来押注在云计算与区块链上,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云计算与区块链可以说是前期投入要远远大于收益的技术,马云曾经表示,不指望阿里云能够在10年之内盈利。

云计算与区块链的烧钱对于财力雄厚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前期投入的消耗都可以让版图中的其他收益来支撑。而对于迅雷,无论是在后续研发投入上,还是技术竞争力方面,想要和巨头之间进行赛跑,都是十分难熬的。

况且在2017年迅雷前任CEO陈磊提出All in区块链之后,2017年-2019年的年度财报数据表明,迅雷并没有能够实现盈利。

迅雷选择了云计算以及区块链,无疑是又一次站了风口中。只是这一次的迅雷,在人事动荡中,是会把握住风口还是再一次错失风口,充满了太多未知。

换帅动荡命途难测

迅雷的发展离不开三个主帅。

技术派的迅雷创始人邹胜龙让迅雷凭着下载功能,在草莽互联网时代横空而出。但是在互联网浪潮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的时候,坐拥着庞大流量的迅雷,却没能把握住在线视频以及游戏这两个风口。

在迅雷摇摆之际,从腾讯云出身同样是技术派的陈磊,直接将迅雷带上云计算和区块链这艘大船。但是迅雷仅仅只是初尝到了云计算所带来的甜头之后,在相关政策加强的情况下,迅雷大热的玩客币变得烫手。

直到现在迅雷的云计算以及区块链还没有能够完全独当一面的时候,迅雷再一次迎来换帅。4月初,随着一封“凡是过往,皆成序章”的迅雷董事会致全体员工的内部信,陈磊CEO的职位被迅雷老将李金波接替。

媒体资料显示,李金波曾经是迅雷的技术合伙人,曾经参加过迅雷早期产品迅雷4、迅雷5的开发。2010年李金波选择离开迅雷创业,推出过聊天软件MSN lite、亲子相册水滴宝宝、搞笑社区最右等等产品。

接手过来迅雷的李金波,在最新财报中,表明将会优先考虑云计算和区块链业务的发展。但是在管理层的更换下,迅雷的业务如何调整依然存疑。

而在时间就是金钱的互联网行业,没有能交出好成绩的迅雷必须争分夺秒。迅雷的各项业务皆不尽如人意,再加上人事的动荡,使其未来更加不确定。如今留给迅雷的命题已经不是追逐梦想,而是如何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浪潮里存活下去。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暗脑
  • 文本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20日10:56:40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区块链起风,迅雷依旧命途多舛? 区块链

区块链起风,迅雷依旧命途多舛?

11月14日晚,迅雷对外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数据显示,迅雷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4380万美元,相较于上一季度下滑了8.3%;净亏损达到了2460万美元,对比上一季度净亏损200万美...
B站“入海”,股价“起浪” 互联网

B站“入海”,股价“起浪”

图文来源于网络 文|陈小江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毕业”是一个符号,象征着一个人独立面对着社会、人生和未来。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一刻,这是我们共通的部分。 ——B站《入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