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济神州财报:挡不住烧钱的火

旷创投
旷创投
旷创投
24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5日23:55:14 评论 29 2874字阅读9分34秒

作为国内第一个同时在美股以及港股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百济神州在2019年却是水逆不断,遭遇了自研新药上市延迟、和新基的合作终止、被机构做空等等“飞来横祸”。

 

到了2020年百济神州的水逆还是没有过去。

 

5月12日,医药界的“研发一哥”百济神州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百济神州实现营收5206万美元,上年同期为7783万美元,同比下降33.1%;净亏损达到3.64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68亿美元,亏损同比扩大。

 

显然,自上市以来持续亏损的“研发一哥”百济神州,直到2020年一季度也没能填上亏损的钱袋。

 

营收利润双跳水

 

2020年的疫情黑天鹅事件让众多企业叫苦连天,也让许多企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类似于在线教育、远程办公、外卖等等的战场都打的火热。当然,在疫情里,医药行业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但疫情给医药行业带来的确是两极的影响,一方面是新冠用药(NPC药品)产业链的逆行而上,另一方面是生物医药企业受到产业链复工复产延迟影响,恢复到正常水平速度变缓。

 

在大势难以抵挡的背景下,市值高达124.11亿美元医药界“研发一哥”百济神州,也没有能够独善其身,其最新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依旧惨淡。

 

百济神州2020年一季度财报数据表明,在2020年其的营收为5206万美元,上年同期为7783万美元,同比下降33.1%。

 

百济神州的营收在2020年开春可以说是出现断崖式下降。在2019年的四个季度中,百济神州分别实现营收为:7783.30万美元、3.21亿美元、3.71亿美元、4.28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39.16%、276.32%、166.08%、116.03%。

 

而受到营收减少影响,百济神州出现净亏损扩大,2020年一季度其净亏损达到3.6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68亿美元,同比扩大116.9%。

 

出现营收与利润双跳水的百济神州,除了疫情原因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其与新基公司的合作协议终止以及主力产品被禁售。这二者叠加的影响,对体型庞大的百济神州来说同样是难解愁。

 

主力产品禁售之难

 

3月份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关于暂停进口、销售和使用美国Celgene Corporation(新基公司)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公告,让好不容易从2019年被做空中脱身的百济神州,再一次陷入困境。

 

2017年百济神州与新基公司(现隶属于百时美施贵宝)达成合作,签下ABRAXANE注射用紫杉醇、瑞复美、维达莎三种产品在中国独家许可与供应协议。

 

协议中,百济神州负责产品在中国的推广以及销售,百时美施贵宝则负责提供产品。也就是说,作为中国区代理商的百济神州,将会获得产品商业化权益。

 

百济神州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现,其营收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产品收入以及合作收入。当中,合作收入为零,而ABRAXANE注射用紫杉醇、瑞复美、维达莎三种产品在国内销售额为3082万美元,和上年同期的5742万美元相比下降46.3%。

 

百济神州的董事长兼CEO欧雷强表示,会尽快与百事美施贵宝沟通,进行整改工作。但是在白蛋白紫杉醇市场上的对手,并不会等百济神州回过神。

 

根据米内网数据,2018年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在国内重点省市公立医院终端市场的销售额达到21.3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的销售额达到21.1亿元。

 

而新基公司的注射用紫杉醇原研药被禁之后,其他具有资质中选企业将会供应原本由新基公司所供应的省份。在今年1月份的第二批的国家药品集采名单里,石药集团、恒瑞医药分别以747元、780元的报价中标。

 

尽管替补供应的具体结果还没有公布,但是百济神州想要再回战场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在这期间能留给百济神州的蛋糕还剩多少就不得而知了。百济神州主力产品销售被禁,盈利能力有所下降的同时,其背后的成本支出大山却越堆越高。

 

挡不住烧钱的火

 

百济神州被称为医药界“研发一哥”并不是空穴来风。

 

在2020年一季度财报中,百济神州的费用为4.2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52亿美元。其中,研发费用为3.0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7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70.62%。

 

百济神州可以说在烧钱模式上一去不返,在2018年-2019年两年内,其研发投入分别为6.79亿美元、9.27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达到152.3%、36%。

 

尽管百济神州具有九年成长历史,但是直到2019年5月份在JCAP发布了针对百济神州的“做空报告”之时,百济神州依然没有获批上市的自主产品。这和百济神州长期以来的研发投入并不成正比,JCAP直言,“百济神州的对比研发费用和临床试验数目,简直是个笑话。”

 

百济神州在研发费用的成本,甚至超过了市值突破四千亿的“医药一哥”恒瑞医药。与“医药一哥”相比,百济神州2020年一季度的研发费用甚至几乎是恒瑞医药的三倍。

 

而除了研发费用之外,百济神州的销售、一般及行政管理在2020年一季度为1.07亿美元,而上年同期为5764.5万美元。

 

尽管生物医药研发具有着投入高、周期长、风险大等特点,决定着生物医药企业在研发上会有着必不可少的投入,但是对于业绩出现萎靡的百济神州而言,持续烧钱并不一定能烧出一片天地。为了寻求出路,百济神州搭上了美国生物医药巨头安进的大船。

 

背靠金山下的谋生

 

在百济神州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中,其包括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以及短期投资还持有33.8亿美元的,而2019年12月3日其持有额为9.885亿美元。

 

百济神州的持有额之所以出现这样翻天的变化,在于美国生物医药巨头安进以28亿美元完成了对百济神州约20.5%的股份收购。

 

安进的入股可以说是对百济神州的一大助力,百济神州将会负责安进三款肿瘤药物安加维(XGEVA)地舒单抗注射液、KYPROLIS注射用卡非佐米以及BLINCYTO注射用倍林妥莫双抗在中国的商业化以及开发。

 

这对于目前销售主力产品被禁的百济神州来说,无疑是旱地及时雨,但是要注意到三款药品还没有全部获批上市。

 

百济神州与安进的合作,也对于其后续研发产品有着很大的帮助,双方将共同进行20款安进抗肿瘤管线药物开发。巨头的输血,确实可以让一直流血的百济神州缓解,而百济神州能否把握住这次的机会一转被困之势,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而且尽管百济神州现在已经有了自主研发的产品泽布替尼,并且泽布替尼成为首个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自主研发抗癌药品,但是在新生的泽布替尼面前还有来自强生的伊布替尼强压。

 

伊布替尼2013年在美国获批上市,2018年降价65%进入中国医保目录,同时其在美国还获批可用于6种疾病领域内10多种适应症治疗,适应症种类要高于泽布替尼。

 

综上所诉,“研发一哥”百济神州在业绩萎靡的情况下,仍然把烧钱模式开到极致。以至于在2020年一季度百济神州依然没有能够反转,实现盈利。尽管搭上了安进这艘巨轮,但是烧钱的百济神州能否延续两款自主研发药物上市的冲劲,推出更多优质药品,这才是其实现盈利的关键。

 

文/旷创投记者林亚帆,公众号ID:liukuangtmt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旷创投
  • 文本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5日23:55:14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