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同根生,字节跳动“竞业限制”何太急?

Tanglang Fin
Tanglang Fin
Tanglang Fin
362
文章
0
评论
2020年5月14日09:23:16 评论 110 5927字阅读19分45秒

图片1.png

图文来源于网络

文|程浩然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奉劝各位不要去字节跳动了。离职之后我遭到了这家公司的持续骚扰。”

日前,在“脉脉职言”上,怀孕在家的字节跳动前员工一纸控诉将遭前东家持续骚扰的帖子成为热门,引发关注。

图片2.png

据脉脉ID为@塞宾斯爱菠萝的网友爆料,离职之后,入职字节跳动的“后遗症”开始凸显。

首先是一年竞业限制,几乎所有知名企业都不能去;

其次是算错税,导致每个月少拿1/3的工资;

接着是连续往竞品公司寄钓鱼包裹,让如今怀孕在家的她“听到快递电话就心惊”。

最后是联系钓鱼包裹发件人,还遭到辱骂。

“螳螂财经”试图联系楼主,遗憾的是不知何种原因,目前在脉脉上已经找不到@塞宾斯爱菠萝的“建议贴”。

当然,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楼主的“真诚奉劝”依旧在知乎、微信群上传阅。截至发文时,相关话题贴在知乎上已被浏览48300次。

图片3.png

而在微信群中,网友也纷纷抱不平。

图片4.png

图片5.png

平心而论,离职员工再就职,在新公司入职时还要做背调,一般都不会与老东家闹得很僵,更不用说上公开平台喊话。

可见,这是要受了多大的委屈(职业受阻,生活受扰,试图联系遭受辱骂),才能让员工与前东家举刀相向。

“真诚奉劝各位,字节跳动不论业务吹得怎么牛,都与打工者无关,我们进去面对的是暴发户的管理和所谓政委HRBP们的下作不职业。”@塞宾斯爱菠萝在评论区再次强调。

图片6.png

最终,楼主的遭遇,就像是一根针,扎进了所有职场打工者的心,成为脉脉职言上的热门贴,并快速出圈。因为说不定这就是“下一个你”。

一、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事实上,“赛宾斯爱菠萝”并非第一位控诉遭字节跳动“竞业伤害”的前员工。

时间往前推。

有关2018年1月19号从今日头条离职的@李典,在2018年3月15日收到了头条竞业限制通知书的帖子,如今仍高挂在脉脉职言上。

图片7.png

截至发文时,该贴下面共有372次转发,849条留言和631条点赞。

图片8.png

据楼主陈述,在拿离职证明时,公司并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竞业限制的事。

但在离职1个多月后,居然收到了竞业限制通知书。并且随后不久离职的几个同事都有类似遭遇。

而在帖子评论区,有ID为今日头条员工表示“16年强制全员改合同,把工资调到0.6为基数,其他为绩效,伴随的一切都以0.6为起点计算,竞业补偿也是根据0.6为基数赔偿的,不得不佩服深谋远虑,算计到位。

置顶的评论则是“终于知道BAT为什么挖不走头条员工了”。

可见,字节跳动前员工吐槽前东家“竞业限制”,早有历史可溯。

而在@塞宾斯爱菠萝发帖后,另一名字节跳动员工同样在脉脉职言发帖称“被几乎全行业竞业”。

图片9.png

发帖的头条员工是一个没带人的“大头兵”,与领导相处融洽,干活兢兢业业。

由于拿到了更好的offer,并且自觉与公司竞争关系不大,想要与公司好聚好散。于是跟领导坦诚了离职的想法和去向,没想到被几乎全行业竞业,现在只能“在家休息”。

两年的期权竞业,足以让楼主“好好休整一番”,并且连“自己买的期权也算”。看来楼主的坦诚相告,最终结果只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二、遭竞业限制后,会给下一份工作带来什么影响?

对两位字节跳动前员工遭竞业限制的遭遇,网友除了表示愤慨之外,还关注遭受竞业限制后,会给下一份工作带来什么影响?

毕竟,许多职场人尚未碰到类似情况,或者即将碰到这种情况,以后说不定会碰到这种情况。

“螳螂财经”查看评论区发现,网友的关注点大抵在以下几方面:

1、遭竞业限制后,是不是还有竞争不大的行业大公司可供就职。

网友@解珍在评论区问道,“大公司是不是只有去阿里不竞业了?”

毕竟阿里的主赛道在电商,看起来跟字节跳动的竞争不太明显。

对此,楼主的回帖是,“你想多了。都说了几乎全行业竞业。”

至于网友@解珍的第二个问题“楼主现在干啥?”

楼主回应“先休息看看”。显然还未想到应对之策。

图片10.png

不过,据“螳螂财经”采访字节前员工得知,字节跳动的竞业限制对象不会是全行业,具体会根据员工所在业务线来定,但是BAT以及他们投资的关联公司基本会在其中。

因此对受竞业限制的员工来说,离职后在竞业限制期间可选的公司实际上也很少了。

2、被迫“在家休息”的前员工还能拿多少工资?期权怎么算?

按照规定,既然前员工被竞业限制“在家休息”,前东家还是要发工资的,不然被竞业限制的人还不活活被饿死。

而楼主也承认,字节跳动确实给了自己“竞业补偿”。

不用工作,还有工资发,看起来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事实上并非如此。

网友@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员工留言问“多少钱?30%?我也准备走,可恶......”

在得到楼主肯定回答后,表示“太少了”。并且还不死心地追问“不会是基本工资的30%吧?”

图片11.png

据“螳螂财经”采访得知,基于劳动法的“竞业补偿”基本是平均在职月薪的30%左右。

不过,这个“30%”客观来说是缩水的。

因为按照字节跳动正常员工的工资由60%的基本工资+40%的绩效组成来看,“竞业补偿”大抵是就职期间工资的60%*30%。

因此,有竞业协议在身,并且准备离职的字节跳动员工不妨先掂量掂量,被竞业限制期间,能不能养活自己和家人,再决定要不要离职。

除工资外,期权怎么解决,则是大家比较关注的另一个问题。

图片12.png

从楼主发帖内容和回复评论可知,其身负”两年期权竞业”后,如果两年内去竞对,期权全部作废,包括自己掏钱买的部分。

而据“螳螂财经”采访得知,如果离职员工违反竞业限制,所属的期权将会被全部没收。

3、是不是不提前告知,或选择保密入职就不会被“竞业限制”?

从楼主@字节跳动员工发帖内容来看,对自己离职前的坦诚相告耿耿于怀。

一则是自己看似好心,却没得到好报;二则也许还在想,是不是不提前告知离职去向,就会有不同结果?

对此,网友@京东数科员工留言问“不说去哪就不会被竞业吗?

图片13.png

而网友@人力HR职场王二狗表示,即便是竞业,下家公司也可以规避的,怕啥?并表示很多公司都这样搞。

对此,楼主回复称“真要搞你会想办法取证的”,可见前东家竞业协议的威慑力还是挺大的。

图片14.png

那么究竟可不可以“保密入职”呢?

理论是可以的,现实中也有很多公司这么操作,不然一个个要么在大公司待到老,要么跳槽的都在家休息得了。而很多公司让新员工以英文名入职,据说也有规避“竞业麻烦”的考量。

不过,风险也很大,不被抓还好,一被抓肯定是普通职场人所不能承受的。这从网友的评论中也可见一斑。

图片15.png

看来楼主即使保密入职,也是“富贵险中求”。再联系到期权收益,估计在竞业限制期间,还是在家休息稳妥。

4、调查前员工是否违反竞业限制的手段有哪些?

另一个引发网友围观的,是字节跳动调查前员工违反竞业限制的手段。

除@塞宾斯爱菠萝爆料的寄钓鱼包裹外,据@行政后勤.华山弟子爆料称,“我听说过字节最绝的,用私人侦探搞签了竞业的员工。”

图片16.png

事实上,《财经》记者关于竞业限制公司取证方式曾专门做过调查,总共有五种方式。

①、寄钓鱼快递,手机号填前员工,地址填竞对公司,签收即代表查有此人,需公证生效;

②、查社保记录是不是竞对公司或其关联公司所交;

③、问竞对公司前台、同事,或者直接打电话问本人;

④、看媒体报道、朋友圈记录、甚至合照和微信聊天记录;

⑤、请私家侦探跟拍。

看起来似乎字节跳动也没有很出格,只不过一向以智能算法著称业界的字节跳动,如此“人工算计”,未免有失风雅。

5、竞业协议是不是一定要签?什么级别员工离职后才会启动?

既然竞业协议如此恐怖,那可不可以不签呢?

图片17.png

据“螳螂财经”采访得知,在字节跳动入职填写劳动合同时,都会有一个目录(如保密协议和竞业限制),也就是在签劳动合同时,就确定了字节跳动对员工保有启动竞业协议的权利。

比如《劳动合同法》第23条是这样写的:

图片18.png

《劳动合同法》第24条是这样写的:

图片19.png

而“期权竞业”则会在签订期权授予以及期权兑换协议时附加,即拥有期权或兑换期权时,就确定了字节跳动对员工保有启动竞业协议的权利。

目前字节跳动职级有1-1,1-2,2-1,2-2,3-1等,一般来说3-1职级(相当阿里P7往上级别)及以上一般都会被启动竞业限制,其它岗位也有可能被启动竞业限制。

其中,竞业限制的启动权在离职员工直接上级和HRBP,或其所在事业线的负责人手上。

可见,从流程上看,字节跳动合理合规。只不过这次引发网友不满的是,字节跳动究竟该对哪些员工启动竞业限制?有无必要针对全行业竞业?以及具体实施措施能否让人接受?

上文中,发帖楼主自称是“技术大头兵”,手下没带人。按说层级不高(具体职位“螳螂财经”还在持续追踪),因此有网友怀疑字节跳动是不是有点过了。

图片20.png

网友@曲傻姑表示,“大头兵都竞业,太惨了吧”

网友@前百度员工则表示,“竞业半年之后确认你没去竞业的公司,字节跳动会取消你的竞业”,则让人大跌眼镜。

图片21.png

当然,前员工@塞宾斯爱菠萝联系钓鱼包裹寄件人被辱骂,同样令人愤慨。

此外,还有网友提及“头条不是一直都是全行业竞业吗?”、“全行业竞业的真不多”,可以看出网友的不满。

图片22.png

图片23.png

客观来说,很多企业都会与入职员工签订竞业协议,字节跳动不过是其中一个,这本没错。毕竟,竞业协议是维护公司权益的重要武器。

图片24.png

但是,一旦守护企业利益的武器被滥用,不仅会伤及无辜,也会让企业蒙羞,寒了员工的心,则未免会得不偿失。

三、明天上仲裁法庭,但我最希望的结果只是“想恢复劳动关系”

除了离职后受“竞业限制”造成工作和生活困扰外,最近还有字节跳动员工爆料“被申请了离职”。

日前,字节跳动“上海商业化巨量引擎策划部”前员工王某接连在公众号“逐梦寻光”发布《字节跳动,到底在记录美好生活,还是在制造无耻噩梦》、《十问字节跳动,暴力逼退员工背后法与德何在》等一系列文章,并在文中详述了其在字节跳动被“违法暴力逼退”的整个过程。

“螳螂财经”联系发文者时,后者正在准备第二天仲裁答辩的材料。

是的,最终还是不得不与前东家对簿公堂。

想必这并不是当初张一鸣引以为傲的“为什么BAT挖不走今日头条的员工”的管理手段。

先来看仲裁前一周,字节跳动针对王某发布的一封全员内部信。

图片25.png

(当事人王某备注:红色部分为重点,疑点,不实部分标注)

根据公开信来看,王某显然是个“问题员工”,字节跳动将其辞退也合理合规。

不过,据“螳螂财经”对当事人的采访,则是另一种说法。

1、针对文中“与沈某(策划部门总监,王某直属上级)工作分歧,多次交流后无法有效履行工作职责。”王某的陈述是这样的:

沈某多次将王某从主导项目中拿掉名字;

以规划未来的目标未达成压低绩效。王某告诉“螳螂财经”,此前两季度其绩效评定都是小组第一,后来沈某多次以绩效威胁其离职;

当王某明确表示不离职或转岗时,在离职前一个月,沈某不给其安排实质性工作,只安排支持性工作。并借机将其季度绩效考评分数定为倒数第三(王某表示倒数第一已被逼退离职,倒数第二即将离职)。

2、针对文中“王某自愿签署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公司也对其给予了相应经济补偿”。

对此王某表示:沈某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背后通知人事说“王某要离职,跟其已经谈好了”;

HRBP严某首次找王某谈话时,问其怎么想。在王某明确表达不想离职或转岗,并控诉沈某违规行为时,严某让其写邮件整理证据,但后续均毫无回应;并且欺骗说“转岗要离职后再申请”;

接着,沈某先将王某踢出各种工作群组、邮件群组,并对团队内宣称已将其“劝退”。

此后,当王某正常来公司工作时,严某连续两次让其不要继续来公司了。随后小组重新调整座位时,沈某并未给王某留位置。当后者来公司时,严某则不让其去原工作区域,而是到会议室聊天。

严某最后一次找王某沟通时,没有通知解决方案,直接拿出“协议离职单”,并答应给其公道,让其当场签字。

据王某陈述,基于当时精神压力巨大,甚至没看合同,就在严某引导下签了字,第二天收到合同才细看。

与此同时,严某已在后台帮其提交了离职申请流程。五分钟后,沈某审批通过。王某从后台系统收到通知“我申请了离职”。

是的,王某认为自己“被离职”了。

最后的最后,王某将此前邮件发给上海业务负责人郑某、涂某,并表示想跟郑某聊一聊,被严某借口阻拦,最后被电话告知郑某对沈某进行了“口头批评教育”。

当然在这桩横跨差不多一年的纠纷中,还有很多细节,限于篇幅,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王某发布的一系列文章,也可以关注今天的仲裁开庭。

让“螳螂财经”感慨的是,一个此前两季度绩效小组第一的组长,一直不愿离开自己岗位的员工,最终不得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

甚至当”螳螂财经“问及王某最想要的结果是什么的时候,对方表示只想”恢复劳动关系“。

可悲可叹。

四、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值得一提的是,在字节跳动前员工发文控诉老东家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采访时首次谈到华为全员持股问题。

任老表示,“当初没有想什么结构,都是慢慢形成的。就一句话,你昨天创造的劳动,也要给予肯定。分一点给你,分多少,大家评。通过积累的方式,凝结起来这支队伍。”

诚然,前员工与前东家本就是相互成就,到离职反目成仇,实在有点不堪。

在“螳螂财经”问及即将上仲裁法庭王某,整个过程让他最气愤的是什么?

对方表示,最恨的沈某可以滥用职权对员工进行威胁,官僚作风非常严重;

原以为HRBP严某可以作为公正的第三方来做出裁决,结果被联合针对;

至于更高一级的郑某、涂某以及其他人、甚至是最信任的“企业纪律和职业道德委员会”均不发声、不作为;

最后公司在劳动仲裁开庭前一周,还在公司内发全员信,对其进行污蔑。

而让王某感触最深的则是劳动法法律意识的缺失:

一方面在劳动者,当时被引导签字也造成其现在维权的困难,这段时间很多有相似问题的人来咨询;

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劳动法的漠视,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寻找法律空子。

甚至当王某对严某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身边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得到的竟是严某的一句“这种事很常见啊”。

或许对企业来说,这只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对员工来说,这就是天大的事。

不管怎样,王某值得庆幸是仲裁即将开庭,而法律最终将给出正义的答案。虽然维权之路难,但终归还有尽头。

而对字节跳动和王某来说,上仲裁法庭也许不是最好的答案,但也会让这件事彻底了结。

只是,企业和员工闹得如此地步,何苦来哉!

毕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编者注:针对一系列事件,“螳螂财经”试图联系字节跳动,但目前尚未得到回复)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完】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Tanglang Fin
  • 文本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14日09:23:16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京东数科与蚂蚁科技的IPO竞赛 行业动态

京东数科与蚂蚁科技的IPO竞赛

(配图来自Canva) 近来,科技金融公司又迎来新一轮上市热潮,国内数字科技领域的巨头蚂蚁集团(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京东数科(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先后在上交所递交招股书,冲击科创板上...
蚂蚁科技们的下半场变数 行业动态

蚂蚁科技们的下半场变数

今年以来,诸多互联网出身的金融科技公司,纷纷开始“去金融化”,更名为科技公司。在喊了两年“风向变了”的口号之后,今年或许才是他们切身感受到行业变动的开始。 近日,国家金融监管部门的一篇金融监管社论,迅...
优信财报背后的艰难求生 行业动态

优信财报背后的艰难求生

一面寒冬一面骄阳,这是2018年国内车市的真实写照。这一年国内汽车市场陡遇寒冬,车市也迎来28年来首次下滑。与此同时,二手车交易市场却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累计销售汽车...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