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中国互联网公司截然不同的“正负加速”

avatar
avatar
xiangling0815
20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2月5日22:41:12 评论 80 4801字阅读16分0秒

微信图片_20200127183018.jpg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1月31日,“新冠肺炎”疫情被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而上一次后者跟中国扯上关系,还要追溯到2003年的非典。17年后,当中国再次面对“肺炎”疫情,变得更加快速和高效,其中的关键变量就是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而后者也从非典时的“旁观者”变成如今的“主力军”。

不过在面对疫情时,国内不同的互联网公司也有着大相径庭的境遇。

一部分互联网公司需要加班加点摁下紧急暂停键,以携程为例,从1月21日到2月8日,涉及旅游团队自由行就有数万张订单需取消,还有不计其数的各类更改需求,相关处理量较正常情况而言上升不止10倍。

实际上,真正暂停的不止是春节档的业务,还有背后产品、市场、商业价值的紧急暂停。

而另一部分互联网公司则需要临时加速。从疫情开始,百度App就全面整合权威信息,上线了信息流产品“抗击肺炎”频道;随后百度地图依据卫健委官方数据上线了“发热门诊地图”等出行和服务产品;再后又免费开放LInearFold算法和智能外呼平台等。同样的, 还有阿里、腾讯、美团等等。他们从技术上助力疫情防控,这背后临时加速也不止是业务,还有作为互联网企业的社会价值。

毋庸置疑的是,互联网企业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全民危机过程中,既有危险也有机遇,不同的互联网企业由于所处位置不同、产品和商业模式不同,其面临的危险和机遇也不相同,应对的方式也就不一样,而加速和暂停就是当前互联网公司在疫情下呈现出不同的AB两面。

显然,这是截然不同的“正负加速”。

微信图片_20200127183023.jpg

一、紧急暂停,不得不摁下的“场景模型”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恰好在春节期间大爆发,而防止疫情扩散的最好方式又是“隔离”,因此那些依赖春节档,且需线下接触体验的产品或业务也顺带被“隔离”了,与之相关的互联网公司则不得不摁下紧急暂停键,这些公司产品或业务总结来看,就有如下特征:

第一,具有“强依赖线下”的特性,即强空间属性,需要到店才能消费,并且往往以聚众消费的形式出现。

影视、酒店、线下教培、共享空间等都是影响较大的行业。以影视行业为例,疫情爆发前,多家券商给今年春节档的票房预期为70亿左右,疫情爆发后,《唐探3》、《夺冠》、《姜子牙》、《囧妈》等2020年春节档七部电影集体撤档,面临对赌压力的《囧妈》更是被迫“卖身”给字节跳动,从而引发浙江电影行业两万余名相关从业员联名抵制。,而在中国拥有680块银幕的IMAX中国12天内股价应声下滑17.5%。另据《好莱坞报道者》发文称,此次疫情或导致2020年全球票房损失超过10亿美元。

再比如酒店,由于疫情蔓延,春节期间大大小小的聚餐几乎全被取消,很多酒店不仅被迫关门,还要承担假期房租、员工工资以及前期准备的食材被浪费等损失,之前很火的共享空间类企业也将遭受重大打击。

强依赖线下的业态一旦被阻止出去,业务就基本“停摆”。

第二、具有“非全时刚需”的强季节特性,即强时间属性,对春节档尤其依赖。

旅游业就是最具代表的行业之一。据携程之前发布的《2020春节“中国人旅游过年”预测报告》显示将有4.5亿人次出游,不过由于新型肺炎疫情影响,所有订单瞬间变成退单,而与之相关的如携程、去哪儿、美团等互联网企业都受到牵连,在收入骤降的同时业务量还暴增,比如疫情开始发酵后,携程机票退改需求增长近10倍,很多客服不得不进行13小时极限加班来处理数百万订单的退改。

第三、具有较强的交叉移动特征。

面对新型肺炎,线下社交容易导致交叉感染,因此SoLoMo(社交+本地化+移动)类场景业务受到影响很大。以婚恋市场为例,以往每年春节期间都是婚恋市场的旺季,无数人都扎堆赶在春节结婚和相亲,但今年春节期间再难看到大型相亲场面,取而代之的是朋友圈频频刷屏的婚礼推迟和取消的信息,一大波相关的婚恋服务企业也不幸中招。

第四、具备需要人与人直接接触的特性

比如对房产中介来说,往年春节都是返乡置业的高峰期,但今年由于疫情影响,多地房管局和房协下发了停止开放商品房售楼部的通知,截至1月27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有超过20个城市和地区被通知关闭售楼部,其中不乏重庆、南京等大城市,而在疫情较严重的湖北省鄂州、宜昌,住建局还关闭了商品房和存量房网签系统。

一篇题为《西贝贾国龙: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月》的文章刷爆科技互联网圈,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餐厅的西贝莜面村面对这场疫情尚且回天乏力,那多数互联网公司在产品和服务不得不被紧急暂停后,又怎能“独善其身”?

而且,被暂停的时间越长,企业承压越大,面对的风险也日益变大。

二、临时加速,不能被隔离的“生活连接”

与需要“紧急暂停”相反的是,那些能够“破除”物理隔离,重新帮助人们取得信息、生活、情感连接的互联网公司业务将得到“临时加速”,以响铃来看,这些公司产品同样也具有一些共性,其特点主要表现如下:

首先是灵活性强、能将业务从线下往线上搬,或通过线上服务很好地取代线下服务的业务。

比如因为疫情被隔离在家,影院、网吧等娱乐场所纷纷关门,各类线下教育辅导班纷纷被叫停,间接导致线上影娱、在线教育的需求大增。

比如百度宣布小度将联合平台上的在线教育生态合作伙伴,针对3-12岁的儿童免费提供价值1个亿的儿童教育课程资源,促进了在线教育的发展;而国内手游市场也迎来了史上最好的一个春节档,院线大片《囧妈》线上首播引发了一番热议,好看视频开放数千部免费电影电视剧有助于培养用户新的观影习惯等等。

其次是碎片化状态下抢时间能力强、刚需型信息入口产品。

对抗新型肺炎,疫情信息的传递和公开,能最大程度地助力全民动员和防控工作,而像百度的搜索和信息流,腾讯和微博的社交网络传播等,在这次疫情中取代了电视、报纸和广播等传统渠道,给用户提供了碎片化时间下,及时反复查收信息的刚需。

另外,随着疫情发展,相关信息入口一直在增加。最开始百度App、一点资讯、新浪等上线“抗击肺炎”频道聚合报道疫情资讯;随后谣言增多,百度、腾讯、丁香医生等立马上线辟谣专区;接着确诊人数增多,百度第一时间上线“发热门诊”地图,并运用迁徙产品发布了“离开武汉的那500万人到底去了哪里?”;再接着针对武汉游客接待酒店查询、新型肺炎患者出行同行查询、肺炎搜索大数据报告等,百度等公司也都临时加速上线了新产品,正是这种临时加速,及时满足用户需求,让百度等成为这次疫情中民众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再者是交互、媒体属性强的业务。

疫情之下整个大环境让人焦躁不安,尤其是一些被迫隔离的人群容易产生“被抛弃”的焦虑,这时交互成了缓解焦虑的良药,以最近很火的央视频直播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建造为例,开播不到3天,累计访问量超2亿人次,高峰期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超过5000万,按理说直播造房子没看头,但借由直播这种媒体属性(立体、实时)和交互性强的内容形式,人们在不经意间已经完成了一种集体围观的交互,减轻了焦虑。

当然,在大众恐慌时,主动及时搜索疫情相关信息成为每天必要的动作,移动搜索又被用户捧上如当年PC时代的重要入口之一。

与此同时,疫情期间视频内容、直播内容等交互和媒体属性强的内容消费显著增长,“屏幕”的重要性也因此被大大认可,人们通过屏幕给亲友拜年、获取信息、进行娱乐消费和学习,在此期间,除智能手机、平板等外,带屏智能音箱也发挥了大作用,成为家庭场景下对外连接的新渠道,而百度向前线医护人员捐赠“小度在家智能屏1S”的意义也在于此,通过带屏智能音箱让获取信息、连接亲友等变得更方便。

接着是拥有超强服务中台能力、技术和大数据背景的业务。

这很考验一个互联科技公司的底层服务能力或2B/2G的能力。以BAT为例,百度免费开放LinearFold算法,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RNA分析从55分钟缩短至27秒。此外,百度还推出免费开放的智能外呼平台,提升社区疫情情况排查和通知效率,提供了“百度地图迁徙大数据平台”以及“新型肺炎搜索大数据报告”等;腾讯则向两肺炎医药研究团体免费开放云超算能力,上线发热门诊地图、接入在线“疫情督查”举报功能等;而阿里巴巴则为本次病毒疫苗和新药研发开放了AI算力,并启动专项补贴,承诺平台所有口罩不允许涨价。

微信图片_20200203212922.jpg

最后是替代人直接接触的业务。

如无人配送、无人机配送、远程协助项目等都被临时加速,以此降低疫情因人们直接接触传播的风险。比如美团外卖紧急推出的“无接触配送”,改变了以往“手传手”的送餐模式,降低了疫情传播风险;再比如针对企业办公,华为云WeLink为企业免费提供远程协同办公服务,腾讯的「远程办公工具包」也免费开放了很多功能;百度开发者中心则推出“百度效率云DevOps”系列专题文章,配套课程与在线实验,帮助年后远程办公的开发者,提前了解远程协作的工作模式。

可见,在疫情蔓延的危机之下,也存在着诸多的发展契机,一部分互联网企业的新业务或间接被接触、推广和接受,即使在疫情过后,也可能被保留和发展壮大,相关企业在临时加速时,不仅让产品和服务得到加速,同时被加速的还有企业的口碑和价值。

三、疫情,是时间的风水岭;暂停加速背后,是互联网价值的再挖掘

疫情,短期内会影响经济发展;长期看,可以影响文明走向。由创新扩散理论可知,当接收某种新产品、新观念的人在目标人群里达到一定比例后,它就会加速地被大多数人接收,并逐步渗透进市场,这个“临界大多数”出现的点被称作“tipping”(引爆点)。

无论这次“新冠肺炎”,还是2003年的非典,其本质上都是一个“悲壮的引爆点”,由于疫情形式倒逼,使得人们的行为模式和社会的运转模式不得不作出改变,并在疫情过后顺势被大众接纳和认可,这一点,由2003年诞生的淘宝、京东商城、QQ游戏等在后续对中国商业和社会带来的影响就可见一斑。

正如尼采所说的,“任何不能杀死你的,都会使你更强大”,等疫情过后,有些公司会暴露自己的短板,产品、业务会因此受到影响;还有的公司优势将得到发挥,新产品和业务顺势被引爆,由此迎来爆发期,疫情在给一部分互联网企业带来危机的同时,也给另一部互联网企业带来了契机,最重要的是,它将成为整个社会再挖掘互联网价值的“引爆点”,而这次被挖掘的互联网价值既包括商业价值,也包括社会价值。

1、商业价值上,2003年的非典,证实了数字移动技术和互联网的有效性,间接影响了电商、在线游戏、门户网站等互联网应用的发展;2019年的新型肺炎,则会让互联网企业加速对大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带屏智能音箱、在线教育及办公等领域进一步挖掘,互联网企业的产品加速渗透人们生活和社会运转,成为刚需产品、服务中台和技术支撑,而这些科技互联网公司的产品价值也因此被放大。

2、社会价值上,这次疫情对科技互联网公司来说也是一场“大考”,百度、腾讯等科技公司在社会应急事件中的贡献和影响力越大,也就说明其社会价值越大,这不仅仅是公益价值的体现,还有全民公共基础设施的服务能力的比拼,在类似微信拜年和通过百度全面获取疫情信息的背后,就是其社会价值在危难时刻的体现,拥有高社会价值的互联网产品不仅平时是必须品,危难时刻更是刚需。

总的来看,那些在危难时刻能够挑大梁的互联网企业,毫无疑问将得到更多认可,也将赢得更多机遇,完成从“临时加速”到“长期加速”的蜕变。

*此内容为【科技向令说】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36kr、虎嗅、人民日报客户端、澎湃新闻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腾讯全媒派荣誉导师、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avatar
  • 文本由 发表于 2020年2月5日22:41:12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